Category Archives: 23.茶杯二谈-许玉莲

茶杯二谈-许玉莲

茶杯二谈-许玉莲

茶杯二谈

一谈:龙泉青瓷茶杯

许玉莲

20100905

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专栏

    到温州探望杨柳,在她的茶店待了两天,第三天她说要带我去丽水龙泉看青瓷,于是我们坐上大巴摇摇晃晃两个多小时,到了龙泉。

    我对龙泉二字一点也不陌生,初入行未几便如雷贯耳,当时有人捧着数只粉青的茶杯当宝,浑浑沌沌望过去,只觉那人与那杯在谈恋爱,茶杯胎骨滋润滋润似含柔情,那人脸上发光,我傻了眼问,那是什么杯子,那人回答,龙泉青瓷杯。

    之后龙泉青瓷杯成为我的梦杯,他们说在巴刹的一些旧缸瓦铺找到的,我去看,没有,没有,没有,都说是以前比较富贵的人家必备的厨具,除了茶杯,还有茶壶、碗碟及调羹等,但自从流行用塑料的便不再订货了,如今就算有的话也是从前卖不完剩下的。

    是,剩下的也没关系,给我。

    掌柜的大哄一声没有,把我撵走。

    销声匿迹好多年,后来到半山芭上班,近水楼台那破旧、臭鸡屎味的湿巴刹,我又心动去走访寄生在巴刹周边的缸瓦铺了,这次,不知如何给我抄家似的抄翻出龙泉青瓷三个花样,包括碟子、碗和茶壶,虽然找不到茶杯,那也足以大大安慰我虚荣的心了,我搬了一堆走,回到公司,分送几个碟子给几位爱泡茶的同事,因为那个碟子可以当茶船用,泡茶时壶坐其间即可,其他则留着自己慢慢享用。

    这个傍晚,我们抵达龙泉后,杨柳就把陈卫武请出来,载我们到他的工场即家,家即工场的一座四层高楼,直勾勾到了后堂的窑,陈说正是开窑的时候,一人高的窑里,满满排列了整整齐齐釉色青绿粉润的各式茶具与香具,清丽脱俗的苹果青、豆青、粉青、梅子青、蟹壳青、咸蛋壳青、淡白青,简直美得要杀死人,陈让我穿上棉布手套碰触它,尚有余温。

    陈说,好的龙泉青瓷,除了胎骨厚实,也必须突出釉的青和润,为了达到朴实及晶莹滋润的釉色效果,制造过程最艰难的工艺,就是如何增加釉的厚度。他说他的做法往往须增到七至八层,烧出来才显现釉层肥厚,光润如一片青玉的效果。

    胎土越薄上釉越厚,整个造型的感觉就会越古朴,釉色越美不胜收釉质越浑厚,可是这样的青瓷须用上非常的高温才能烧得完美,而釉在如此热的高温中会流动的,故此制作青瓷是一连串坑人的、不可告人的、精准的水与土的结合、土与火的烧结、火与釉的熔合的秘密。

    那么冷眼旁观我们这一群瘾君子的你,你会很不肖的质疑吧,用这种杯子喝茶难道喝了会飞,告诉你吧,何止会飞,简直快活得频临死亡边缘了。

二谈:裂釉杯

许玉莲

20100912

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专栏

    陈卫武让我们看过刚出窑的青瓷杯啊碗啊香炉啊之后,陈父、陈母及陈媳妇也把饭菜弄好了,我们老实不客气入座尽做客之仪,不知为何那日我五行欠水,狂喜欢喝一种米白色的米浆水、老黄酒和土鸡汤,末了陈说上楼喝茶去,求之不得心常爱。

    楼上分作茶室与仓库,先钻进仓库寻宝,陈不产量制品,每个器皿单独手工做,故此每个独一无二地长成不一样的表情,就在我和杨柳蹲在那边贪心的把玩着各式茶杯,你争我夺时,隐约只听得空气中一声声清脆‘丽、丽、丽、丽’的丝丝曲音,好奇问那是什么音乐,他们看出我的无知可乐了,大笑,说那不是什么音乐,那是杯子在裂的声音。

    马上醒起,龙泉青瓷素来拥有两项工艺,其一就是上篇提过的朴实风格,特点是釉层肥厚,透明晶莹,釉底层往往略带乳浊状,使青绿釉色变得粉润如青玉,整个外形完美无瑕得叫你拜它。

    第二种工艺,叫作‘开片’,我们二十年来一直很顺口的就叫‘裂釉’,记忆中好像也有人叫作‘冰片’、‘裂纹’等名称,反正是指那么一回事,即青瓷杯,或碗或壶表面有像裂痕的纹路。它有时如透明冰块相反碰裂后的自然裂纹,有时如花瓣的重重叠叠花纹,有时根本毫无纹路,长长短短细细碎碎都有,喜欢它的人爱死了就对了。

    裂纹的出现,是因为青瓷品的胎体膨胀系数大于釉的膨胀系数,因此烧窑完毕后的冷却期,青瓷品会因为冷空气的侵袭而开始轻轻裂开,发出‘丽、丽、丽、丽’妙音,我孤陋寡闻一时无料到瓷裂的持续期可以这么长,即使已经移入仓库收管的,仍叫我大惊失色,惊为天人,并且心软,觉得它是这么的动人好听。

    照理说‘裂纹’本是一种工艺上的缺陷,那是土与釉与火的计算失误后果,不知那个大胆狂徒敢敢拿出来兜售,也不知那个天才千山我独行,率先振臂高呼爱的宣言,搞到今时今日青瓷‘裂釉’杯的信徒寂寞得不得了,一出手旁人就当是疯子,几百银两买只小杯喝茶如没事人般,没有钱还这样,不是欠揍吗。

    青瓷的‘裂釉’如今经已变相发展成一种工艺,为甚叫它‘裂釉’杯,非常简单,它只能裂在应该裂的部位:釉层,杯本身的胎土是不能裂的,假如釉与胎土均有裂痕,这岂不就是一个会漏水的破东西吗。但你别说,有人热血奔腾把这种还不到位的‘裂釉’工艺叫作缺陷美,听说也卖得很好。

    手上有几个青瓷裂釉杯,斗笠型的圆鼓形的,统统拿出来与同事试茶用,咦,心理作怪还或真有其事,与其他杯种相比较,青瓷杯盛着的茶汤,喝起来滋味特别的柔软,香味特别的清纯,有人因此大叫“那我以后喝茶没此杯该怎么办”。

(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