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02.不能老是当茶的法官、作茶的医师-蔡荣章

不能老是当茶的法官、作茶的医师-蔡荣章

不能老是当茶的法官、作茶的医师

蔡荣章

(1999《茶艺》月刊社论)

现在我们要谈的是:喝茶人应有的修养。我们提出:要懂得欣赏各种不同风格的茶、要懂得欣赏不同等级与不同泡法表现出来的茶汤。前者比较容易做到,后者比较难。但无论是哪一部分,都必须先要有正确的「评茶」与「品茶」观念。

几位茶友一起喝茶,最常听到的对话是:“这茶做得不错。”“这茶苦味太重”。“这茶带涩”。“这茶有了焦味。”换一群朋友,听到的可能是:“这是哪家的茶?怎么卖得那么贵!“这样的茶,你看可以卖多少钱?”“这批茶我是一斤五百元买到的,听说有的茶行卖到七百。”

您认为这样谈话的喝茶朋友是“爱茶的人”吗?您可能回答说:“是”,因为他们对茶有深入的研究,不论是质量方面或是市场方面。您也可能回答说:“不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把茶当作朋友,只是在批判,只是在评价。

我们认为所谓“爱”,应该将它(或他)视为独立的个体,尊重它的“个性”,进而客观地欣赏它、接纳它。如果喝起茶来,就像医师看到病人,一味地想找出它的毛病,或是像法官在庭上看人,一直思考着如何论断他的功过,这是谈不上“爱”的。假若您是在评茶室工作,每喝一口茶就记下质量上的优缺;或是在茶叶公司上班,为了进货不得不评定每批茶样的价格,这是工作,如此态度也就罢了。若是平常喝茶也是这样心情,是享受不到多少“品茗乐趣”的。所谓“品茗”,所谓“赏茶”,或“享茶”,必须转换成另外一个态度,也就是要把茶当作一个“人”,或是当作一件“作品”。这样的态度在人的相处上也是一样的,您要获得恋爱的快乐,您要取得夫妻的温暖,您要拥有同事间的友谊,都不能以法官、医师的心情相待。

说到这里,您或许要问:“我们要欣赏好的茶,有什么缺点难道不可以批评吗?”在喝茶的态度上,不能心存“上好的茶才值得欣赏”的念头,因为有了这个观念,您的品茗乐趣将缩得很狭小,好的茶人应该有较广的包容力,尤其在纯属茶的风格上,尽量屏除自己的好恶之心。换句话说,如果要求自己的爱人、朋友非如何如何不可,哪里有您可以爱的人?可以交的友?

茶有各种不同的风味与特性:如不发酵的绿茶像一片秧苗,极富生命力的样子;轻发酵的包种茶像一片草原,年轻有朝气;中发酵的冻顶、铁观音像一片森林,老成持重;重发酵的白毫乌龙(有人称东方美人者)像一朵玫瑰花,是娇艳的女姓;全发酵的红茶像一片红色的枫树林,虽如白毫乌龙同属女性的风格,但红茶像个妈妈。………从这样的角度来欣赏一壶茶,以这样尊重每种茶独特风格的态度来冲泡,来表现它,您将更有资格作茶的朋友,更有福气可以享受喝茶的乐趣。遇到苦味稍重的茶,告诉自己,这道茶就如同您那位姓李的朋友,个性强了些;喝到略有焦味的茶,告诉自己,就如同您那位姓陈的同学,为人、学问都好,就是一条腿有了缺陷。

品茶与评茶不同,评茶是为了在既有的条件下制造出最好的茶,在同样价格下选购最好的茶、在同批茶下泡出最好的茶;品茗则是与茶为友,尊重它,以超然的心情欣赏它、接纳它。这两者不相违背,具备了评茶的能力,让您在品茶上更清楚,更客观,享受更多;具备了品茶应有的修养,让您在评茶上更公平、更深入、更无好恶之心。 (1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