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8.砂壶的应用三谈-许玉莲

砂壶的应用三谈-许玉莲

砂壶的应用三谈-许玉莲

砂壶的应用三谈

许玉莲

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每周“茶潮”专

一谈20110904

新壶不必煮

我们时常说泡茶器好重要,因为,所有茶未进入口腔给我们享用之前,与茶发生最亲密接触的就是泡茶器,可以说是泡茶器第一时间都把我们的茶喝遍了才轮到我们喝。用小壶茶法品饮时,泡茶器一般指壶或盖碗造型的器具,各有许多材质选择如瓷、陶、紫砂、炻、玻璃、银等,这次就紫砂壶谈谈一些选用状况。

首先,买了一把紫砂壶回家,是否非得要“煮壶”不可?“煮壶”又叫“开壶”,说是未启用过的紫砂壶好肮脏,必须杀菌,将壶放进一个干净小锅,加水,置入茶叶或用过茶渣,在火上像煮汤那般煮它,煮滚了灭火,让它一直留在茶水里浸泡隔夜,第二天才取出冲洗,如此这般经过清洁下水礼的壶,才可以拿来泡茶。

这是一个误解,紫砂壶作为一种泡茶用的品饮器皿,就像其他类型餐具一样,在正常运作下它是不能够那么“肮脏”的。它并不“肮脏”,故此也没有“煮壶”的理由。再说,如果真的出现工业“肮脏”问题,是不是经过“煮壶”就安全?这是要做测验了。偶尔在壶内找到散布着的一层细砂,那不算是“肮脏”,那是烧制过程遗留下来的残沙,刷掉即可。

后来有些人不说“除脏”,说“去泥味“,那也多此一举。一把新的紫砂壶散发着砂质味道,掀开壶盖就可嗅到,难道那不是一件最自然的事情吗?你还期待一把泥做的壶能有什么味?泥土气息素雅得可以,一点也不难闻,何必“去”。又,砂壶身上永远就会带着这种“泥味”,与“茶味”纠缠不清,让我们喝下肚子,这样“煮壶”一次如何能够彻底消灭它?讨厌“泥味”的人可选择其他材质茶器来泡茶,多的是。

启用一把新紫砂壶何须故弄玄虚,尽保守着一些毫无意义的所谓传统观念,抬手举足皆变成忌讳,壶倒不像壶了,像符咒;实在也没有必要化简为繁,诸多禁忌只造成想要学泡茶喝茶的新手都退避三舍,把新壶里外冲洗干净,即可用于泡饮茶叶。

其次,购买紫砂壶时勿贪“旧”贪“便宜”,以为走运捡到宝。有些朋友出游回来,捧着几把“旧壶”给大家欣赏,谁料,发觉“旧壶、老壶”都是一些新壶做旧的货色。有些商人利用大家喜欢“紫砂壶越老越好,越老越值钱”的心理,把紫砂壶拿去私自做旧加工,然后当作“老壶”出售。

新壶做旧最普遍的方法,是把鞋油擦在新壶,使整个壶看起来“乌黑油亮”,以假乱真看似一把经久使用的“老壶”。这样的壶,如果认栽了大概也就是一笔金钱的损失,如果不明就里或舍不得忍痛放弃,继续使用它来泡饮茶叶,大抵对身体是毫无益处的。

二谈20110911

泡茶是否特别好喝

壶作为泡茶饮用器具,卫生问题当然备受关注,故此当我们(于上篇)谈选用紫砂壶的时候首、二点就谈到新壶是否“肮脏”要不要“煮壶”?以及勿错误使用擦过鞋油的“做旧壶”来泡饮茶叶。

接下来要说说紫砂壶其他方面,紫砂壶是否一定手工做,手工做的壶泡茶特别好喝吗等,如果手工的既定意义是完全用人手,不使用机械或借助任何器具来完成,那么除了纯手工捏出来的才可以称作手工壶,其他统统都要不及格了,像距车、转盘、鳑鲏刀、真空炼泥机、电窑等器具也不能用了,届时很多工艺师可能面对失业。

制作一把紫砂壶事实上从头到尾需要用上许多工具辅助才能完成,有工艺师抵马做壶展,极忙都要叫我们带他去五金店,为什么?要找一些我们也喊不出名称的新颖工具,用于制作“紫砂壶成型工具”,“制壶工具”都由工艺师亲自打造。

有些朋友选紫砂壶时特别留意壶身上到底只是在装把处有一条接缝,抑或在壶嘴和壶把处各有一条接缝,认为前者属于全手工壶,后者则属于非手工壶,由此而认定一把壶的孰优孰劣。

所谓一条接缝,是将泥片用拍打成型法一头一尾接驳起来的壶身,所谓二条接缝,是采用两个半圆形模具倒模出来再连接的壶身,但一条或二条接缝并不能当作选壶用壶评壶的唯一标准,使用模具,是要达到量产过程中,壶身成型的时间控制与造型规范需要,不必担心它会像印刷品这样复制,那不过是很短的一道工序,之前炼泥之后身筒加工、里外衔接、切割处理、壶嘴壶把壶钮制作、窑烧技术必须付出同样多的心血与时间,才可以做得出一把像样的壶。

没有用模具制作的紫砂壶,出来的作品一定美吗?泡茶是否特别好喝?当然不是,同样的,难道量身订做手工缝制的衣服就肯定美?手作面包一定很好吃?如果做的人学艺不精,统统不过是俗物一件,如果泥的原料粗制滥造,即使非倒模也是庸品。

除了以上所述,也有朋友特别注重紫砂壶的“浮水”能力,拿一个面盘盛满水,将壶置于水上,一些壶像酒醉,摇头摆脑地翻个筋斗整个身体就栽进水里,他们认为这种不能浮在水面的壶不好,另一些壶,会像一艘船般浮在水面,飘呀飘的,他们觉得这种会“浮水”的壶才是好壶。

能够飘浮在水面不翻不沉的壶大多属于同心圆造型的壶,它们重量平均,放入水里所以能够四平八稳,难道为了让壶可以“浮水”,从今所有的壶就再也不能做非同心圆造型了?当然不是,我们做壶的目的又不是要把它当一艘船用,那么“浮水”壶泡茶特别好喝吗?没有。

三谈20110918

养壶须洗壶

我们常常听说有茶友在购壶时,会问那个壶有“三点平”吗?然后提起壶掀开壶盖,把壶翻转令其壶嘴、壶口、壶把盖在桌面,人就伏在桌面检视这三点是否平平贴在桌面成一条直线,把这个“三点平”视为选壶标准的必备条件,纵使那个壶他们喜欢得不得了,如果没有“三点平”,他们也必满怀遗憾怏怏不乐,认为这把壶有缺陷,做工不够好,到底不好在那里好像又说不出来。

壶嘴、壶口、壶把这“三点”事实上没有必要非得形成一条水平线不可,那并不会为泡茶带来任何更便利或把茶汤泡得更美味的好处,也许“三点平”可以让壶的造型看起来更工整,但谁规定壶的样子壶的“美”只能用“工整”来表现呢?

壶嘴和壶口两点齐平是有道理的,一旦壶嘴装得低于壶口,接水接得一半水就会从壶嘴流出来,永远接不满一壶水,泡茶会产生难度。反过来壶嘴装得高于壶口的话,倒茶时茶水就会从壶口溢流出来,导致整个茶席湿淋淋的乱七八糟,显得难看。所以这二点可以尽量平。

为什么壶把却没有与前面二点平起平坐的必要,因为一把壶必须提拿舒服,泡茶时才能运用自如,要一把壶提拿舒服,壶的制造必须能够掌握壶的中心点,掌握壶中心点的要诀,即尽量令壶把最上端靠近壶中心,壶把最上沿的那一点如果硬硬要做得与壶口齐平,壶便有失去中心点,造成不便提取的可能。

接下来要谈谈养壶的情形,用到“养”这个字眼,可见茶友不把紫砂壶纯当作一个器皿,也不止是宝物比如古玩字画之类,纯欣赏用,反而,他们展露了内心的情感,有将之当作一个会“长大”的生命之意。为什么觉得紫砂壶会“长大”?而其他材质的壶如瓷壶、玻璃壶却从来没有听人说过要“养壶”?紫砂壶所以要“养”,因为紫砂壶料的质感,在完全无使用泡茶之前笨重粗糙,长期使用泡茶之后便会因其渗透性材质不断吸进茶水的绩效,变得较温润雅致,茶友们目睹及参与了这样的“成长”过程,自然与壶培养了感情。

养壶过程很多时候被忽略掉壶应有的卫生,由于它必须大量吸进茶汁渗透壶体,才会越用越旧、越旧才越美,故有认为紫砂壶泡茶后茶渣不必马上清理,让它留在壶内继续浸着“养壶”,又有把茶渣挖取出来后,认为不必用水冲洗砂壶的,并号称长久下去这些“养过的壶”不用放茶叶,只倒热水进去也有茶味。

这些手段的运用,极容易让壶产生茶叶霉烂、细菌的异味,对身体毫无益处,也令茶香味倘然无存,紫砂壶一旦染吸了不好的味道,根本无法彻底清除,所以不但每次须清理,还应收在干净之处开盖晾干才对。 (1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