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17.泡茶心法的茶道禅-许玉莲

泡茶心法的茶道禅-许玉莲

泡茶心法的茶道禅-许玉莲

泡茶心法的茶道禅

许玉莲

2013.09.28中国 「2013中华山水茶道文化节-东温泉」论文集《禅茶文化与生态文明》

摘要

所谓「茶道禅」,是针对泡茶手法背后要求的透彻了解器物与器物、器物与人事、人与时间、人与周遭、人与人间的关系,了解之后知道要怎么做,做要做到熟练,熟练了要安心的做,安心了就专注,泡茶者就会开始很享受这些过程,人就会显得笃定,就会自在地把茶泡好把茶喝好,人们看着他不慌不忙地准备、侍候、收拾,每一个手势是那么专注、准确、细腻,人们于是信服他,追随他,从此,由这个泡茶者掌席的场合便会产生一种心法的牵动,开始用心泡茶,茶道于是拥有禅意。

关键词

泡茶心法            茶道禅       专注                   计时           崇敬

本文

一.泡茶的一些「茶禅」误区

茶泡得浓一点淡一点没关系?

茶道里经常潜伏着许多附会穿凿、人云亦云的所谓茶禅一味的「领悟」,显得非常空泛,没有实际意义,我们喝茶时没必要再传颂。比如:「将茶泡得浓一点淡一点没关系,那是没有对错之分的,开心就好,做人要持平常心,要感恩。」怎样泡都无所谓那不就成为乱泡了吗?没有把茶法学懂还找借口逃避是不值得鼓励的态度,没有专心泡好的一道茶,泡坏了的茶喝了会影响人们的身体健康。我们为何要浪费时间和精神去喝一位不会泡茶的人所泡的茶?浪费茶叶也等于浪费制茶者的心血,罔顾鲜叶原料资源,怎么还要感激他呢?不懂得泡就要正视问题所在,坦然的将之学好才是茶道的禅意呢。

清渣时专注做好它是执着?

有些人清理茶壶时的样子是非常随便的,掀开壶盖,盖上粘有茶渣他不管,盖置上有茶渣他也视若无睹依旧把壶盖置于其上,从壶里掏取茶渣更是把茶渣当垃圾般随手甩几下就以为好了,有茶渣跌落桌面并不以为意,最后茶匙上粘有茶碎他照样毫无感觉,直接把茶匙放回席上就完了。

我们问他:「为什么不把壶盖、盖置上粘着的茶渣先取走放入水盂(水方留给泡茶用水),才将壶盖放在盖置上?为何从壶中挖取茶渣入水方时漫无目的做,而非一下一下有条理的挖?茶匙上粘有茶碎,提煮水壶用热水冲一下,将茶碎冲入水方,放下煮水壶后,把茶匙放在茶巾上按一下吸掉水滴,才放回原位啊。」他说啊呀别那么执着,放松一点,不就那几根茶渣,何必太在意。心浮气躁,不能专注地把茶渣「完成使命」的「仪式」交代好,是许多学茶道者的误区。

倒茶倒水的动作严格执行,让泡茶者不自在?

将泡好的茶倒入茶海,倒茶时要等茶水自动流出,勿操之过急,不要提着茶壶上下摇动,等至茶汤最后几滴流出的时间长过二秒,茶才算是倒完了。(壶里的茶水须滴干,否则会影响下一道茶。)

茶泡好了,需把温杯的水倒掉,倒水不可匆忙,最后一滴水要提着杯子让水倾尽,无需拿着杯子甩来甩去企图「甩掉」水滴。(不可留有一滴水,留着会影响茶的味道。)

提茶海分茶时将茶海提起,把茶汤慢慢注入茶杯,达到了要的量,轻轻把茶海的流往上移,止住出水,稍停一下,才移动去第二杯,判断位置准了,再慢慢把汤注入茶杯,每一杯仔仔细细重复同样动作。

练习久了练习熟了之后倒茶倒水时就会有「滴水不漏」的功夫,专心把它做好反而超脱「不自在」,变得身心都不再受约束。

二.禅的概念要怎么运用到茶道上?

收拾茶具与泡茶一样要计时

我们要以一些泡茶、备具的程序为例,来谈谈在泡茶时候让自己很专注、意志集中、精神不散漫的练习,专注于我们所做的泡茶事情,要随时记在心上,要自己深入其境随时可以用在泡茶上,即所谓「茶道禅」的要义。先谈「计时」的必要,未进入泡茶席之前,我们收拾泡茶所需的茶叶、茶器、用品,并按规划分成三组。这里要注意的是:准备茶具需要计时,就像与泡茶喝茶的过程一样那么重要,我们不要以为,还没上台(茶席)就可以散散漫漫,等到上了台(茶席)之后才开始要调整得优优雅雅、有规有矩的样子。我们必要在一开始便需练习,即使在准备茶具或结束泡茶收拾时,也还是要有时间观念。

「计时」不是为了「来不及了,快点泡」的目的,「计时」不是越快就越好的,我们又不是在「斗快」,收拾茶具先要认识每样器具的名称、提拿的方法、作什么用途及什么时候要用到它们,比如说先后次序,先要用到的器物需放在最外面,后用到的器物则可放于比较里面的位置,建立了完整的思维收拾起来才有头绪,届时收拾茶具就变成一个相当有节奏的过程,该拿什么就拿什么,该花多少时间就花多少时间,那是属于水到渠成的事。

「计时」背后要求的是透彻了解器物,了解之后要熟练,熟练了自然安心,安心就好办了,泡茶者就会开始很享受收拾茶具这个过程,人就会显得有神采,就会很有信心地把一套泡茶用具收拾出来,「计时」引导泡茶者走向「茶道禅」的路上,人们看着他不慌不忙地收拾,每一个手势是那么专注、准确、细腻,人们才会信服他,感动,追随。从此,由这个泡茶者掌席的场合便会产生「茶道禅」的波动。

等待浸泡时间是为了培养耐心?

茶叶浸泡时,坐着静静等待就是,不必再去找一些功利借口才愿意等,茶叶需要浸多久视乎茶况:松散的时间短、紧结的时间长,茶量多时间短、茶量少时间长,水温高时间短、水温低时间长,需要浸五十秒就五十秒、三分钟就三分钟,不然茶味不会释溶,这是定律也是茶法,细细了解茶法原理后,泡茶的人不以「等」为苦才是,不觉得苦也就无所谓培养耐心,难道没有「培养耐心」这个好处,我们就不等茶浸泡了吗?等就是等,不要想别的理由,也别东摸摸西摸摸总想找点什么来做,显得坐立不安,安静地陪着茶释放出芬芳,专心地听着时间的过去,时间到了,出汤。这是我们要的「茶道禅」。

对茶器要有崇敬之心

泡茶者将准备好的茶器拿到泡茶席上入席时,置放的位置与方向要「一步到位」,意思即收纳着辅茶器的奉茶盘置于左下方、泡茶盘置于泡茶者的正前方、煮水器置于正右方这些定位,它是经过冲泡方法的设定而设定的,它们每件器物与器物之间的距离,摆放的方向要向左或向右是属于「茶法」的部分,学习泡茶就包括学习茶器的定位程序。

此处要求「一步到位」,是要求泡茶者摆放茶器时必要将茶器一摆就摆在它对的位置上,而不要「摆来摆去」,比如奉茶盘应放在泡茶桌右下方这位置,有些人随手一放,奉茶盘就有部分的面积「跌」出桌外,他看看不对就把奉茶盘向桌心推进来,看看又不对,这次奉茶盘与泡茶盘的间距太密了,没有预留到摆放茶荷、茶罐的空间,他再一次把奉茶盘往外推出一点。

这样「推来推去」的设置茶席上的茶器,在初学泡茶阶段是难免的,那时还没有熟悉仍处于摸索,如果说现今由一位泡茶师掌席泡茶,正确的「一步到位」把茶器摆放在它们应该有的位置上,该是泡茶者须练习的心法。

泡茶者要清楚了解每一种茶器为何会长成这个样子?把它带进来泡茶席的目的何在?它的存在到底有没有必要?它有协助我们泡茶泡得更好,将泡茶艺术表达得更完整吗?只有泡茶者彻底懂得茶器的用法、它们在茶席上不可缺席的用意、以及定位的必要,泡茶者每一次无论提拿、放下它们时才会付出真意,茶器的干净,茶器的整齐,茶器发挥才华(功能)的地方在哪里与对的时间是什么时候,没有人比泡茶者更知道,不但知道,还用心的维护、珍惜它,企图将它最宝贵最美丽的一面呈现,绝不让它们逢头垢脸、站无站姿坐无坐姿出现在众人眼前,这是泡茶者对茶器的责任。

人们会从泡茶者对待茶器的态度来感受「茶道禅」的波动,比如他摆放茶器的位置是否准确?靠近桌子边缘表示有点危险,一不留意茶器就会跌下桌去打碎了,这无疑显示了泡茶者不够专注的地方,泡茶者对茶器「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奴役,对茶器没有崇敬之心,人们也无法对泡茶者产生尊重。

三.专注与享受

让「认真的专注」变成自己既有的气质

谈到专注与享受,当我们很专注的时候,心无旁骛没有杂念在做一件事情,比如静坐,初时可以感觉肌肉的疼痛、不舒服,达到专注的境界,我们就会很享受这个过程。觉得在做的事情是苦差事,就会开始懊恼,没办法专心,也就不享受。

比如在练习「茶道禅」时,我们需要知道泡茶到底需要多少个步骤,每个步骤又必须准备些什么器物,我们才可进一步了解为什么要这样做而不那样做,当我们决定每个步骤、动作要左或右、上或下、前或后,有时是从几种选择里挑一种,有时是非如此做不可。我们就会正视泡茶前的预备工作原来也需要同样的细心与谨慎,不要养成「预先准备工作」是属于幕后的、没人看到可随便乱做的心态。或认为看到也不要紧,反正这部分并不属于上台的作品,大家不应对这部分有要求。泡茶者自己对自己要有认真、专注的准备,让这些变成自己既有的气质,泡茶时便会自然散发出「茶道禅」的安定、以及不带一丝多余的情绪,就是只要泡好一壶茶的心就够了。

「准备茶具」变成是泡茶步骤的「规定」,让大家提高警惕在泡茶前、泡茶中、泡茶后都有必要保持一致性的表现,比如泡茶过程中不要令茶器在取拿时敲击出多余的声响,茶壶放在壶承上的力度掌握得要轻要准,以免器物被敲击,这样也是同时学习对器物要保持一种「崇敬」的态度,不要对器物太粗鲁或不耐烦。那么「不要令茶器在取拿时敲击出多余的声响」这种态度是不分「泡茶前的预备」或「正在泡茶中」的。

就这样我们持之以恒的练习,不管「准备茶具」中或正在「泡茶创作」中,不管有人看或无人看,我们都用同样的心态同样的感情去做,做久了之后这些动作就会成为泡茶者身上的一份气质,我们再也分不出到底是在「准备中」还是「创作中」,到了那时泡茶者就会溶入其间,与器物们做了朋友,不但了解它们、珍惜它们、还知道如何将它们最好的品质与功能表现出来。这样一位与茶器物相处得很好、又懂得怎样享用它们的泡茶者,肯定会多出一份自信与安静,那是我们乐于在泡茶者身上感受到的一股可贵气度。

摒除杂念是很难的,故此,人们要借助有次序的声响(如敲木鱼、数念珠)来进入状况。怎样才可以不要胡思乱想,怎样才可以集中精神做好泡茶这件事情呢,泡茶时我们的耳朵、眼睛、鼻子、嘴巴要跟着手的动作,手要臣服脑袋瓜和心,脑袋瓜和心要追随四肢与五官,全身细胞、精神、灵魂要万众一心,一旦我们能够影响自己专注一点,我们就会变得更强一点,我们要练习精神不涣散,随时随地不要让自己精神涣散,要专注的拿好一壶水、要专注的放好一只杯,泡茶时准备茶具、洗茶具各种动作要做得这么严格,计时要控制得这么分秒必争的准确,因为我们要从中练习这种「超脱苦差事」的境界,当我们苦行,享受那苦行,苦行就不苦,「茶道禅」需要从泡茶心法中提炼出来。

 

(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