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82.扎实民间与学校的茶道教学效果-蔡荣章

扎实民间与学校的茶道教学效果-蔡荣章

扎实民间与学校的茶道教学效果-蔡荣章

扎实民间与学校的茶道教学效果

蔡荣章

201312《海峡茶道》月刊专栏

现在谈论的茶道教学是不分学校教育还是民间的教育。1980茶文化复兴初期,学校教育是没有茶道这个专业的,与茶道相关的科目如茶叶加工、茶叶审评都是涉农专业所开的课程。学校教育的课程设置往往是看到社会有所需要之后,于是民间的教学就因为某些人的先见,或因它具备了良好的机动性而抢先一步。但不论是抢先一步的民间教育还是慢了半拍的学校教育,茶道教学都在草创期应急登场,三十年过去了,该是检讨整顿的时候。

泡茶方法与茶器的知识是喝茶人首先遭遇到的问题,当时的茶道先锋部队是开茶艺馆的老板。首批开茶艺馆的老板几乎都是对茶道抱着理想与幻想的人,他们自己摸索泡茶的方法与茶器的知识,然后教导进门求知的消费者,甚至开起了茶道讲座班。这是茶道民间教育的起点,由于都是自己摸索研究的心得,所以说法不一,形成了一家一门派的状态。时间久了,老是教同样的东西会失掉吸引力,自己也怕被误会为茶道仅是如此,于是开始摸索研究起了制茶。这时遭遇到了产茶区的制茶师傅、从学校学得茶树栽培茶叶加工的专家,他们毕竟有深厚的经验或学术基础,于是大家如获至宝地缠绕在这个课题很长的一段日子。甚至钻研起了茶树品种,初级班上课就要到茶园去识别青心乌龙与金萱的差异,笔记本上贴满着不同品种的叶子。这个现象影响了茶道课程应该是以泡茶及其应用为主轴的正确性,也造成了后来学校茶文化专业设置后人才培养方案的课程规划往制茶与栽培倾斜的误差。

茶文化复兴不久就有了国际茶文化的交流,大家开始意识到茶文、茶史的重要,民间茶道教育开始了这方面的课程。但是茶文茶史的课程不是茶老板容易摸索的,于是从文史圈找师资。老师找到了,但教学的效果不佳,因为老师的茶叶功底不够,无法引起学员的共鸣。这是直到今日,茶文茶史,包括茶画、古茶书选读等一直未受重视的原因。学校茶文化专业设置后,不是课程带头人不重视这类课程就是找不到既懂文史又懂茶的老师,结果依旧教学成效不佳。

接下来遇到的是品茗环境与茶会举办。能走到這个时候的茶老板都已练就成金刚不坏之身,茶席设置与茶会举办的功夫非有不可。否则茶文化复兴初期培养出来的新茶人也已经可以接续上来。所以品茗环境的建构与茶会的举办在近年来蓬勃发展。但回顾学校体系,依旧是遇到茶文茶史同样的窘境,即使有学成的毕业生,这时也还来不及回校任教,民间的师资则受到聘用的条件而难于进入。

至于茶道艺术与茶道思想的探讨,是茶文化发展到现阶段极需注入的课程,因为泡茶、茶器、制茶、茶文、茶史、茶席、茶会等得以应用之后,必须给予提升方能完善成就“茶道”这门学科。茶道艺术与茶道思想必须仰赖上述那些学科的支撑,也就是说教授这两项课程的老师必须非常懂茶,而且天天与茶为伍,否则容易以艺术、思想的大框架直接套用到茶道来,结果不是不为茶界仰慕,就是将茶作为其他艺术(如舞蹈)与思想(如禅学)的配角。这两门课程的师资要在民间与学校茶文化教育健全发展后醖育产生,或从艺术思想界人士注入茶的血液或是从茶人中注入艺术思想的血液。

上面是茶文化复兴三十多年来茶道教学的经过,知道了过往,目标是在于眼前的茶道教学:如何才能扎实的建构与有效地实施,不论是民间还是学校的体系。

 

  (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