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48.茶的哥儿们 -许玉莲

茶的哥儿们 -许玉莲

茶的哥儿们 -许玉莲

茶的哥儿们

许玉莲

20011104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遇茶茶

那根本不算是什么公开的秘密,那简直就是现场直播如实报道,许多卖茶的业者并不懂茶,甚至从头至尾并无养成喝茶的习惯。他们的行为不言而喻,使大家都由衷地明白 : 喝茶是生意,喝酒才是生活。

自从有“让一部份的人先富起来”这做法,卖茶者皆纷纷奔小康去,当起肥头大耳的爷们了。爷们白天的时候左手叼枝香烟,右手五爪金龙扣着个把盖杯水里来水里去,理直气壮表演好烟也须好茶衬,茶叶从来也未曾少卖过。

晚饭时爷们更如鱼得水,左手拿着瓶酒,右手拿着只寸来高的盛酒小玻璃杯,续莫停。酒名繁多,约摸记得较引人入胜的二窝头、酒鬼,一般都俗称白酒,酒精纯度据说高达百分之五十六,尝过,有烧心晕眩的感觉。

爷们高兴得很,一切江湖恩怨,欠债或欠茶奇案,有望摸着酒杯底解决。是兄弟的话,现身即自动干一杯,双手托起杯底,往上一举表示敬崇满天神佛遍地领导,豪气的仰头尽饮,再将杯底朝天一翻,他们的标准酒语叫“一口闷”。“闷”得了则成王,是个好样的,赢得所有人的尊敬与爱戴,同时,也一拼赢得普洱茶货源,长食长有。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自有手下喽罗食客三千殷勤上阵献酒,誓必将仇人喝至化为兄弟,否则绝不罢休。他们下酒的贺语何其多,肯定令大文豪也惭愧甘拜下风,人人为了让人家多喝一杯而自己能免疫避过关,都练就了一副甜如蜜,滑如油的好口才。

茶艺小姑娘尤其犀利,文能买卖茶叶交割银两,武能劝君多喝一杯酒促进茶业发展,自家以身作则,干完一杯又一杯,脸蛋也不红,年纪轻轻为茶文化圈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若干老前辈明摆着的确技不如人。

不怕失礼,坦白招供,前几年在安溪,歇脚于一位朋友的侄孙儿家,侄孙儿将舅舅还是谁,忘记那门亲戚了,请出山负责结账。大大话话号称茶龄二十的本人,一本正经听着他家舅舅不断劝酒来了,蔚为奇观,毫无招架余地,终于因为寄人篱下,焉得不低头,处女下海喝酒,啤酒,抿了两口,只好慷慨就义干一杯,以为就能功成身退,谁知原来像吸星大法的劝酒魔咒此起彼落,绵绵不绝。

得到教训了?不要随便寄宿陌生人的家,不要随便让人家请吃饭,不要随便慷慨就义,也不要随便搞乱次序,比如酒与果汁不能碰杯,那是大不敬,果汁主人会给斩开十八碌丢去喂狗,本人在宜兴看紫砂时就曾遭此一劫。他们喝酒的规矩可大,谁该敬谁?谁该坐谁该站?什么时候准于喝一口?什么时候以死相许反复一口闷?亲爱的,相信我,与茶道可称兄道弟,是一对哥儿们。

  (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