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78.茶都冷了-许玉莲

茶都冷了-许玉莲

茶都冷了-许玉莲

茶都冷了

许玉莲

20090802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专栏

不久前看了部不新不旧的电影《女皇》,某天下午吧,窗外阳光普照,许在女皇书房,忽闻仆人报告,首相来电话,请女皇接听。女皇夫婿从一旁闪出来闷闷吼了一声:别管它,喝了茶再说。

原来菲立普在为老婆大人准备下午茶呢。

但是烦哪,全国人民正施加压力脋迫着女皇为她前媳妇的死亡下半旗致意,现身她前媳妇的丧府吊丧云云,首相是人民喉舌,做说客来了。女皇昂起精致的下巴想了想,令接电话。

当女皇盖上话筒那一霎,菲立普转过身来,这次他发怒道:茶都冷了。

或者有人批评女皇夫婿不识大体无出息?在如此重要时刻只顾着鸡皮琐碎,分分钟耽误大事。但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女皇也不这么认为。

菲立普其实并非无理取闹,只不过“喝茶”在他的加冕下早已修成正果晋级大事,煮茶喝茶有时有候,当然不能随便说要就要,喊停即停。阁下看不过眼只因阁下暂未达此境界,痛苦是有点的,忍一下吧。

女皇于喝茶和接电话两件事情上,也的确认真想了想,就是这个大概三秒钟的“想了想”镜头,让人发觉女皇对两件事的同等重视,难以割舍。一般人在这种时刻,免不了还是会皱起眉头,用轻视语气吩咐:先让我办完正经事再喝你的茶。

菲立普一定也认为“喝茶”绝对属于正经事,否则他没有必要为了“茶冷”而大动肝火。估计当他发出号令“别管它,喝了茶再说”那个时候实在也迫在眉睫,泡茶法术已施展至尾声,茶叶精魂即将遣返水里,茶汤即将面世,故不应断了气。

“茶都冷了”是一帖帖不得弥补的遗憾,辜负一手好茶叶(那是会有报应的),浪费一担心机(罚你以后无茶喝),好容易把化成一股香魂的茶精灵请到,但奈何信徒缺席,致使茶灵无功而亡,施法者就成为那行凶者了,你说菲立普能不气败急坏麽?

说到底叫他拿杯冷茶请老婆喝,他一百个不愿意。他是一心希望能够给她泡杯热茶的,你知道,热茶的香气袅袅钻进鼻子後,上通天灵盖下至心窝,最能医心病,热茶的苦意,是洗换心灵伤口的良药。

纵使她已身经百战,练得铜皮铁骨好本领,但他关心她,“茶都冷了”的意思是:冷茶不好喝,冷茶也不适宜她喝,也非这个时候喝。这个时候喝冷茶,茶的“寒气“与生涩心情相克,就会滞留血液里,有违他“舒口气”的原意。“茶都冷了”,是心疼茶,也心疼妻子。如果他甘为凶手,愿意为她重新另泡一杯,这就是万千宠爱的意思了。

 

  (1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