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45.我与茶如此相伴-20130710周三小方块-蔡荣章

我与茶如此相伴-20130710周三小方块-蔡荣章

我与茶如此相伴-20130710周三小方块-蔡荣章

 

我与茶如此相伴

蔡荣章

20130710周三小方块WEDNESDAY TEA CORNER

我小心翼翼把茶从茶罐拨入茶荷, 为着端详它的长相, 看它色泽从绿到红的变化, 期了解它被发酵了多少? 看它老嫩的程度知道它是在成长中还是长熟后被采摘下来的?一次被采摘了多少叶片?从它皮肤的皱褶度知道它被折磨的程度(即揉捻的轻重), 从它皮肤的褐变程度知道了它在炭火中被烘烤到了多高的温度。我还可以从它身躯的完整度知道它被外力破坏的程度(外形完整度),还可以从它的体态知道它是大叶树种还是小叶树种。我还可以从它散发出来的气息与光泽知道它曾闭关修炼了多少岁月(即陈放的年份)。我要享用它的香气与滋味, 我要欣赏它从茶干第二生命周期进入到茶汤第三生命周期的奥妙(第一生命周期是茶树阶段), 我必须深入了解它。

我不会拿着茶罐将茶倒入荷内,也不会在倒不出来的时候用抖动或敲击茶罐的方式使茶叶掉落。我不会撕开小包装袋直接将茶倒入壶内, 也不会用这个方式将茶倒入茶荷, 这种做法与手持渣匙的另一端将茶从茶罐中拨入茶荷, 再持茶荷将茶置入壶中是不一样的。在拿到铝箔袋包装茶时, 我会先将茶倒入泡茶时专用的茶罐, 当拿到行销时使用的罐装茶, 我也会先行打开, 将适当的份量置入泡茶专用的茶罐。如果行销时使用的罐子已足以作为泡茶时的茶罐, 我也会将外包装取下, 罐内的茶叶不再有另一层包装袋, 这样的事前准备让我在冲泡茶叶的时候能很顺畅地将茶叶请出茶荷, 供享用它的茶友欣赏, 并将之置入壶內冲泡。

如果是紧压茶(如茶饼、沱茶), 我会事先用手将它剥散,置入泡茶专用的茶罐內。剥离的程度尽量接近散茶,碎茶结成的小块就不特意剥散它了。剥散是一层层地剥离, 用手亲切地剥, 除非剥不动才假以工具。剥茶时、拨茶入荷时、置茶入壶时,难免有茶叶掉落桌面, 我会用手拾起, 或放入茶罐、或放入茶荷、或放入茶壶, 泡茶席的桌面是干净的、泡茶的手是干净的。

  (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