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9.马来西亚茶道在哪里-许玉莲

马来西亚茶道在哪里-许玉莲

马来西亚茶道在哪里-许玉莲

马来西亚茶道在哪里

许玉莲

20120108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每周“茶潮”专栏

当我们谈到马来西亚喝茶或茶文化现状,往往将之称为马来西亚中华茶艺,为什么呢,因为无论是外国人来看或由当地人来解读,马来西亚茶文化无论如何还在依循着以前从中国迁移到当地的祖辈的喝茶手法,一般观念对马来西亚茶文化的发展仍离不开“怀念乡愁”的阶段,好像还没有办法用自己的方式来泡茶、喝茶、说当代的茶话。

如果我们现在说马来西亚有马来西亚的茶道,人家一定会说我们在讲大话,马来西亚怎么会有茶道。许多人以为所谓茶道要有一定仪轨或模式才能称作茶道,还要有以四字真言来概括的茶道内涵如:(一)和、敬、清、寂、(二)廉、美、和、敬、(三)清、敬、怡、真等等,没有四字真言挂帅似乎茶道就说不出它的真谛。又比如茶道内涵要穿上民族性服饰才能表现,茶道要拥有古老的历史才会有它的内涵,所以大家并不敢说马来西亚茶道,甚至有关其他地域已经盛行许久的茶道,大家在说时也只会用旧有观念说中国茶艺、日本茶道、韩国茶礼与英国下午茶而已。

我们认为,一茶道不应该被贴上标签,比如A国可以叫茶道,B国不可以这样叫,C国需换另一名称。二所谓A国茶道、B国茶道,不应过于强调其地域性和民族性,应归纳和着重是属于某种类型风格的茶道,以利人们学习和欣赏。三茶道不应只看表象或理论,茶道精神往往隐藏于最基本的泡茶功夫里,比如怎样准备茶器具准备烧水、如何看待茶叶、茶水比例等等都能看出茶道用心所在和茶道真正的意义,举例英国茶道行茶时会由家里最崇高象征的女性掌席,不假手于仆人、日本茶道里的茶会主人会在客人抵达时,亲自把早有准备的干净清水倒进手水钵让客人洁手,而且准备的水不多也不少,刚刚满。这些都是所谓的茶道精神采用的极之纤细的手法。

最近我们发现当代马来西亚少年喝茶几乎完全摆脱固有“怀念乡愁”的情怀,而且也相对地投入在享受茶道的内容中,在第五届“有时喝茶茶艺生活营”的结业交流会上,有位来自育华中学名叫湘菱的同学说:“我本来是大咧咧的一个人,经过这三天的泡茶训练,我发觉自己的动作变得慢了,变得细心了,好像比较像一个人了。”详细了解,原来泡茶时要如何倒茶才不会将壶里的茶水点点滴滴溅湿泡茶席、茶叶在浸泡时要如何安心地与茶叶一起浸泡、使用茶巾时如何不必将之揉成一团等等的茶法都让同学产生如此细腻感触,这说明只要有足够专注,处处都可以成为道,即使只是微小如拿起一个杯子或放入茶叶的手势。

当代少年在追求自己理想生活方式时,如果周围环境没有给他们一些选择,他们就会选一些比较容易获得、但不见得是喜欢的生活方式,像这样经过茶艺生活营泡茶、喝茶新体会以后,一部分人会就这样选择了所谓茶文化的生活和思考模式,由此可发现,茶艺,并不是一般认为只属于老年人的事、或是怀旧乡愁者的事。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少年,并没有到过别国学泡茶,就在当地接受也是土生土长的茶艺老师们的喝茶方式的引导,而心中生出感动并追随,内涵虽不尽然完整完善,但也不能说它没有茶道概念了,这萌芽中的茶道,不叫马来西亚茶道还要叫什么?

(20111226完稿)

 

 

  (1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