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04.伦敦带回来的红茶-许玉莲

伦敦带回来的红茶

许玉莲

伦敦带回来的红茶-许玉莲

伦敦带回来的红茶

许玉

20080406刊于《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遇茶茶专栏

英人制茶喝茶,专业于研究红茶的拼配技术。从伦敦带了好多红茶回来,诸如阿萨姆红茶、格雷伯爵红茶和英国早餐茶,悄悄不动声色在餐后冲泡给身边的姨妈姑爹世侄外甥享用,老百姓们喝过一杯,统统眼睛一亮,喝第二杯,均觉肠胃受落,平日不怎么嗜此物者也自动自发去添第三杯茶。这大概就是红茶香火鼎盛、香客绵绵不绝鱼贯入庙掏出香油钱的原因:好喝。

约始于十七世纪,英人直接从中国引进茶叶至欧洲,他们打破荷兰在远东垄断贸易的传统,由自家的东印度公司作主进出口营生,茶叶只属当时其中一样货品。谁也没料到它的需求量会高到让人那么难以应付,英人必须付出许多银块向中国购买此物,而中国却鲜少向英国买些什么,导致英人一直心思思,紧锣密鼓寻找降低茶叶进口的成本。

终于十九世纪,英人在印度、锡兰等地,成功栽植茶树与生产红茶,在其多个殖民地成为茶园大地主,确保红茶的产量,同时支配了经济动脉与英式红茶的制法及喝法,从此红茶嫁鸡随鸡,随着英军的大炮大鸣大放,去到哪,红到哪,成为茶世界中一支屹立不倒的文化标竿。

红茶的拼配法,开始于英国上流社会贵族的嘴刁,吃惯好的喝惯好的,如果喝不到心头爱的那种香味将会寝食难安,这活还怎么过?所以他们都会要求相熟的茶叶公司,提供品质、口感长期稳定一致在某个标准的茶。

挑选大量不同的茶叶,(普遍上一个茶品包含十五至三十五个茶种是少不了的,)依一定比例,通过拼配法配制无数个红茶独特风味,并保证年年此味不变,以身相许的痴儿大有人在。你知道,迷恋物质的红尘滚友如我,每一种味道代表着一段不可磨灭的记忆,陌生味道实在很难在口腔舌头间找到安身立命之地。

像我们这次喝的英国早餐茶,它的基调形成主要由印度阿萨姆红茶、锡兰红茶、肯亚红茶以及中国红茶拼制而得来。红茶拼配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将茶的浓度、滋味、与色泽取长补短,使茶叶内涵外形更趋完美。

上图:在伦敦harrods买茶当天,遇到其他地域人士也爱喝红茶,许玉莲摄。

我觉得它有点像香水、或是法国菜中酱料的处理与精加工,师傅们的眼耳口鼻都经过百炼千锤的试验与试验,复习与复习,为的就是使我们的人生过得更美味一些,更愉快一些。茶,也是美食的一种,为什么不?英国早餐茶汤色艳红而明亮,香气强而丰富,味道饱满,综合了甜,酸,苦而自成一种说不出来的美味,但像所有其它美味食物一样,让人回味无穷,喝了还想再喝,吃了还想再吃。一个美味的茶,不必讲什么大道理,路人甲路人乙都会转过头来说要喝。英式红茶中说得出品牌的,几乎都好喝到要让人吞下舌头,而且,它最功德无量的地方在于:价格公道,就算去到尽极品名牌如twinings、harrods,就算去到尽取最高级别TGFOP,相对其它茶类,它还是大多数人喝得起的价格。

上图:伦敦大英博物馆茶器展,许玉莲摄。

 

  (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