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14.高校茶文化系要不要教茶艺歌舞-蔡荣章

高校茶文化系要不要教茶艺歌舞-蔡荣章

高校茶文化系要不要教茶艺歌舞-蔡荣章

高校茶文化系要不要教茶艺歌舞

蔡荣章

(2011.08月刊于中国《海峡茶道》杂志月刊专)

本文所说的茶艺歌舞是针对茶道表演而来的,我们认为有关茶的内容要超过60%才可以称作茶道表演,基于这个理念,我们先谈谈什么内容可以从茶道表演中删除。

有些编舞者认为直接伸手去提水壶泡茶太过简单,没有看头,所以在握住壶把之前要先来个“孔雀开屏” 的掌势。有人认为茶道是柔和的(谁知道) ,泡茶的每一个动作不可以直来直往,所以在打开壶盖放下壶盖时都要以弧形的路线前进,结果看到的尽是在茶具间画圈圈。尤有甚者,在动手泡茶之前、在冲水后等待浸泡的那段时间,会来一段双手或及于手臂的舞蹈,如宗教手印的演出。这些或许能加强主人想要述说的属于自己的茶道内涵,但由于离茶道的本体尚有一段距离,反而容易冲淡茶的浓度,反而容易降低茶道的俱足性。所以我们主张删除这些不重要的动作。

有些称作茶道表演的内容是经不起推敲的,如挂牌为唐代茶道但却不是唐代的泡茶方式,也不是那个时候存在的茶道思想,虽然穿了古代的服装。有些称作是现代茶法的表演,将第一泡说成为了卫生的理由必须先行倒掉,杯子必须在壶旁的茶船内侧身转动,称为烫杯,泡茶的功夫就从指头转动杯子的声音看出端倪的。这些茶道表演虽然不应该说成对或错,而只能说是好与坏,但其表演内涵的茶道占比一定是不足的。

有位从事茶叶买卖的业者表态怀疑,他说有次电视台到他店里采访,他就以老师教的那套较为平实、单纯的方式泡茶给他看,看到一半他就一副不满意的样子问道: 你会这样把壶在船缘上刮两圈、提着壶在每个杯子上点一点吗? 他回答说: 会,那位摄影记者就要他表演这一套,记者说这样比较有看头。这让我想起音乐厅的独唱会,这位记者一定会质疑: 那么有名的演唱家为什么连一点简单的舞步都不会,也舍不得配几盏灯光、僱用一些伴舞人员。他想到前几天在巨蛋球场的那场又唱又跳的音乐会,这时简直就要睡着了。

高校声乐系是不太安排娱乐性表演课程的,他们较注重声乐的基本功、音乐理论与思想的理解,天天练唱,天天练琴占去了大半的学习时间。数年下来,才有办法可以不要扩音器就可以让全音乐厅的人听清楚他的演唱,才有办法不依赖闪烁的灯光、伴舞的人员、以及亮丽的服饰与舞动的肢体就可以支撑100分钟高张力的独唱会会场。因为他要维护较高纯度的音乐,他尽量舍弃可能分散欣赏者注意力的项目。因为他是音乐家,他要以声音表达他的思想与美感境界,他不要因为自己功力的不足而必须借助太多其他的非声音媒介。

有些茶友会认为有了音乐相伴、增加一些肢体的舞动不是可以让茶道表演的气氛更加优美与有趣吗? 没错,但那是音乐与舞蹈在帮腔,观众或参与品茗者对茶的关注度是被分散的。如果有人解释为专心就不会被干扰,那又何必多此一举;如果有人认为配上这些元素会让茶道表演更有看头,那是因为茶道表演的内涵与张力不足; 如果有人认为配上这些元素可以增加更多的观众群,那又脱离了茶道表演的专业性与严肃性,要转移到茶艺歌舞的话题去了。

高职或高校的茶文化科系,其课程规划上应该以泡茶原理与实践作为核心的第一圈(茶汤是中心点) ,以茶叶制造、茶叶识别、茶会举办、品茗环境为第二圈,再佐以艺术,如书法、绘画、音乐、诗词等,与思想,如哲学、美学、宗教等课程为第三圈。如果行有余力,再加上美仪训练。要是将教学重心放在茶道表演或茶艺歌舞的创作、设计与实践上,将引导学生往表演效果努力,忽略了茶道的基本功力。这对茶文化長远发展是不利的。

(完稿于 2011.07.11)

 

  (1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