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55.纯茶道的茶席要忠于茶道/文/许玉莲/20161012

纯茶道的茶席要忠于茶道/文/许玉莲/20161012

纯茶道的茶席要忠于茶道/文/许玉莲/20161012

许玉莲

纯茶道的茶席要忠于茶道/文/许玉莲/20161012

本来,茶道即茶道,何必那么啰嗦说“纯茶道”,既来到要强调“纯”的时候,恐怕茶道所表现出来的样子大约也太杂烩了些,是因为有了“不纯”故而生出“纯”之说。茶道是指泡茶(包括奉茶、喝茶,下同)的方法、審美及思想,茶席就是要能够承载和体现这些内容的地方。设置茶席的大原则要掌控好,这空间是为了泡茶而产生,因而要拿何器物进席、摆放在何地,它们必须要使我们可以更方便地泡茶、把茶表现得更好才对。但现在的茶席将许多与泡茶无关系的项目如:音乐、木、香、桌饰纺织品、字画也拉扯进来摆得异香芬鬱,仙乐繽纷的样子并视为必要,此一过度与累赘的现象,是会叫茶道致命的。

大家去参加茶会习惯说茶席“很漂亮”,他们会问,装扮得漂漂亮亮不是也很好吗,为何一直来嫌?“漂亮”是表面的,比如一位歌手,她擦了口红戴上假眼睫毛穿套显露女性体态的衣裳站在台上演唱,台上璀璨灯光火树银花,是漂亮,但那不属于歌乐声线的美,也并非歌者个人气韵与歌声结合的美,大家看到的是女性胴体与布景。茶席若与其他物件陪衬得太漂亮,背景挂山水,桌上有花草,傍边叮叮咚咚响起琴音,一样的,会转移品茗者对泡茶者的专注力,过份的茶席装扮,叫人忘记茶道本质,人们参加茶会不再是为了喝茶,而是为了视觉、听觉享受,泡茶者难道不觉得耻辱,不认为自己应该负责任吗。它是缺乏内涵的,举办再多的茶会也无用。茶席只是注重漂不漂亮,牺牲掉泡茶的功能性,是现在常常发生的状况。

一说到茶席,大部分人的思维就先从买木头、买沉香、买银壶、买布饰这些“硬体”、器物层面开始,以为有了这些就是很犀利的了,一旦脱离了这些来泡茶,人就打回原形不知如何动手,反映茶道“不纯”所出现的弊病。无论吟诗、插花、抚琴、写字、点香、挂画、奏乐、木材、服饰、纺织品等皆是茶道的额外元素,泡茶者学习它的目的,是为了增进见识、文化素养、美学观点的成长,不是说学了就直接将这些东西搬来用在茶席上,那是很粗糙的,也显得不伦不类,泡茶变成打发时间,过几天新鲜感也就没有了。好比如绘画爱好者,即使他很懂得裱画之技术,甚至精通装裱浆糊的几十种制作方法、可专业到为裱画轴头、裱画绫子、宣纸、墨砚写专书,不过当他进行绘画时,是不必把全部的木材、浆糊、绫子等带进现场才可以工作的,即使他带了来摆在桌面上,也不能代表他就是绘画绘得很好的人,非但无益,反而不合适。

好的茶道,靠我们泡茶从指尖生出来,而不是靠古董茶具、罕有木材、仙女般的服饰、天籁般的音乐,人家能够弹出悦耳的琴音,与泡茶何干?看多了茶席上乱七八糟、各式各样的不称职的东西,就自觉茶席必须要有自己的精致度,重点在于:茶具位置的摆放须得心应手,而不是用多贵重的器物。茶桌的材质造型要很有质感,而不是用了多少张花红柳绿显示层次感的布巾。讲究水加热方法、煮水器材质、水质、水温,但不是将如何用水的一切相应方法都要显现;选茶,意味着须采用做得妥当的好茶,而不是盲目追求古树纯料的茶叶。添加了很多外来元素、只着重在情节的茶席,也许能让眼睛耳朵舒服一下,但唯有纯茶道茶席的细腻与专注会发生一种波动,让我们感动,振憾心魂,久久不能忘怀。

(中国茶道杂志20161012)

 

  (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