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82.摊凉茶-许玉莲

摊凉茶-许玉莲

摊凉茶-许玉莲

摊凉茶

许玉莲

20090920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专栏

印度喝茶,由英国播放启示与开发的种子,那该属于铁一般的事实,不必怀疑。于十七世纪末、十八世纪初东印度公司为了满足英国喝茶粉丝的迫切需求,花费许多真银子买办茶叶,导致真银子流向中国,他们于是一方面抵御中国茶叶的入口,另一方面则废寝忘食在自家殖民地上寻觅一处可开拓茶园的土地,以便自供自给。

就这样,印度被相中了,一点办法也没有,命运自有它的旨意,印度于是拥有了他成为红茶巨国的“芝麻开门”口诀,一切都在前头等着,东印度公司抱着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态度,派出超强支援到印度研发植茶树制茶叶,你说护航也好,你说谋利也由得你,总而言之,红茶国度的宪法从这里立起,庞大的红茶茶民会让你知道,凡与宪法抵触者,均属滞销货。

印度向来最常见到的喝茶情况,是在一个大锅子里头放入茶叶、水、牛奶和砂糖搅拌烧煮,沸腾之後灭火,隔掉茶渣,再将茶汤注入茶杯。这么一片火海似的烫热土地,为何偏偏喜欢热热的茶?

问了才知,原来大热天时喝冰凉饮料,可能会因发汗过多而造成身体不适,喝温热的茶例如在比较接近体温的摄氏三十多四十度,反而让体温得到均衡调整。但如果煮出来就喝,难免热度太高入口烫舌,所以当他们拿到杯如此新鲜滚热辣的茶,只好把茶倒入杯托(也称茶托或茶碟)里稍微摊凉,然後就着杯托喝。

至今英国部分地区人家也还保留这种煮茶法及用杯托的习惯,英国很早时所产制的茶杯与茶碟瓷器组,茶碟的深度与容量都被设计得特别大,就是为了满足此需要。然而很多英人慢慢唾弃此一习惯,他们认为这是劳动阶级才用的习惯,不愿为之。猜想这是从殖民地印度传去英国的手法,英国并不炎热,何须多此摊凉动作?撤掉原属合理,但真正理由也许就是不肖与殖民为伍?

我分明记得,小学时,好容易十年逢一潤,让父亲或姐夫带在身边,去到万里望巴刹的冲茶档用早餐,他们会点一杯美绿,就如此这般倒一些在茶碟里,微凉後仰仰下巴示意叫我喝。多么叫人毛骨悚然的跨界文化,像长了一对翅膀,自印度喜玛拉雅山飞渡至万里望升旗山。

除了大锅茶,生活比较过得去的人喝茶时会用自己心爱茶壶浸泡茶,因为不直接于生火煮,茶自然没有沸腾那么热,这时候如果还想将茶弄凉些,只需在倒茶时把茶壶提高一点,即可完成目的,“拉”茶暗结胚胎莫非就是这时候?

那个年代,玻璃杯仍未普遍化,人们仍旧可选择拥有一个茶碟的摊凉时间。等到玻璃杯以万千宠爱在一身的姿势招摇过市,攻克街边食摊以後,也就是拉茶以“拉”来把茶降温的君临天下的时代了。

 

 

  (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