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05.处处无茶处处茶-许玉莲

处处无茶处处茶-许玉莲

处处无茶处处茶

许玉莲

20080727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每周“茶潮”专

什么时候宜喝茶,什么时候不?有些人该这样喝,有些人该那样喝?何茶何人喝茶喝到如临大敌?又何茶何人喝茶喝到如获至宝?追根究底,答案还得回归本质,当时所泡之茶是好茶吗?又泡得好不好?

好茶与否,和喜不喜欢喝那茶是天渊之别的两回事。好茶经过世代千锤百炼的吹毛求疵,已练就一身铜皮铁骨,拥有刀枪不入的真功夫,色香味的基准难逃法 网,茶汤浓稠,水色清澈亮丽,香气清纯持久而绵长,滋味微苦浓醇且含韵自属等闲事,未够斤两的当然便有那替天行道的高人声讨之。

但,喜欢一个茶—-其实是一件非常幼稚的事情。口口声声“我喜欢……”的甲乙丙丁,似白撞多点,三不识七就誓死劈愿喜欢这喜欢那,好打有限。他们的 “我喜欢。。。。”有时是入会宣言,孤身上路怕黑怕鬼惟埋堆各个私房茶主,人家喜欢什么他连忙应他也是。

“我喜欢……”有时也是托故推辞,敬谢不买的借口,“我还是喜欢A茶”,那是因为B茶虽好,但价格不合意。而且,往往,邪得很,他们喜欢的茶,定属经已断货了的那种,故别旨意交易能成功。

这句话又像一枚免死金牌,所向无敌,假使有人切切地与阁下吐露心事“我喜欢C茶”,饶了他吧,别跟他再追究有关其它茶的优次滋味、专业制工、品质、 价值诸如此类他不喜欢的唠什子。不管茶的好坏,认为“喜欢”是没有对和错之分的,只喝自己爱喝的茶的人,尽管继续维护这种人身自由。

那么,我们愿意选择好茶,懂得如何冲泡好一壶好茶,用心好好地喝一口好茶的终极秘密,最好也没有人来过问吧。

好茶,是我不吃任何食物之前的早餐,十年八年老的黑砖黑饼,或十多年老的港仓散普洱,又或六十年老的六堡,不热也不凉时一口气喝个饱,统统都是关照我的肠胃的大将军,严禁隔夜食物留宿,晨早就颁发离境証。

好茶,是我或劳作或喝茶喝了一天,返归临睡前需喝上几口的好东西。它可以是二十年老的佛手,去年的凤凰单叢,harrods伯爵红茶,将之泡得淡淡然有股清甜,喝来暖和又松弛,马上呵欠连连泪眼汪汪,眼耳口鼻手手脚脚无条件卸除武装戒备,飘然安眠。

老好茶,我只要吸一口,我就老神在在,万事有商量。三两口下肚,我就能感觉有一股茶气,缓慢的缓慢的升上至头顶,恍惚有打开第三只眼的能量,叫人心 水清。茶气接着下传至十个手指头与十个脚趾头,脚板心逐渐温热起来了,脸庞也开始烫了,心肝脾肺肾感觉十分滋润舒坦。再吸多两口,毫无意外地,我就元神归 位,处处无茶处处茶了。 (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