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5.青花瓷盖碗-许玉莲

青花瓷盖碗-许玉莲

青花瓷盖碗-许玉莲

青花瓷盖碗

许玉莲

20080817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每周“茶潮”专

   京奥开幕仪式中,居然在万人璀璨表演过程瞄见一个与我性命攸关的“茶”字,虽然俗不可耐,但马上感动,并轻轻地推隔壁那位,骄傲宣布“看,茶。”

是郑和下西洋的船,船上带有丝绸、瓷器、铜铁器、茶叶等,当作文化交流手信,每样东西都千古流芳。如何用舞台手法来表现茶叶在船上,的确有点难度,一棵茶树?一撮茶叶?都不容易看得明白。张大导如今丢大大一个“茶”字于观众眼前,像差利卓別靈时代默片的过场说明,老土,但似乎没有更好的法子。令人稍觉安慰的是,此字并无拖泥带水附上汉语拼音,简简单单一个“茶”字,那是最低的门槛了,只献给有心人。

须臾表演完毕,镜头转去恭请胡主席宣布开幕,茶民等这刻等了老半天,一直牵牵念念,参与开幕的贵宾,他们将被安排喝什么茶呢?只见胡主席贵宾桌上一字马摆开:右手边老大一瓶塑料装的矿泉水,左手边是只约300cc容量,造型像花瓶的白瓷有环杯,上配无钮平盖, 该是喝茶的器皿了。中间则放着一只类似小饭碗的不明物体,同样白瓷,我孤陋寡闻,至今想不通要来作甚。

觉得非常讶异,明明序幕时才唯恐天下不知般宣告茶的出处、瓷器的出处,务必使它们认祖归宗,于生活中却体现如此粗糙的品味。茶民死不瞑目,这般殿堂级的盛会,何不给每位贵宾准备一个古旧青花瓷盖碗,清末民初那款,美丽、简约而隆重,是永远的经典。要现代风格的也行,去去去,去景德镇请芦苇画那朵出污泥而不染的花或四君子什么的,手绘青花瓷盖碗烧出来也属难得了。

要喝什么茶?太简单了,非龙井莫属。此茶色香味极致鲜嫩,看起来秀色可餐,喝起来清爽,口感微苦,大热天里,喝此茶最消暑解渴,及时为身体补充水分。龙井亦最容易冲泡,用三,四克茶叶浸润约200cc的温开水,边浸边喝,滋味无穷。取茶叶时只需用拇指,食指和中指一扣,比称还准。

喝完了怎办?添水呀,换茶呀,为什么不?要茶有茶,要热水有热水,又不欠缺人手,征召数十位知情识趣的茶人来当茶童一对一侍候有什么问题?

选器泡茶的基本原则,不外乎因茶而选,因境而选,因人而选等等因素构成,在这盛会上,明显是因境而选,除了硬销本家悠远且优秀的传统文化,当然也需顾及冲泡方便,饮用及时等为宾客着想的地方,所以唐代煮茶式,宋代点茶式,明代砂壶泡,甚至工夫泡,统统被舍弃,如此这般数下来,青花瓷盖碗就应变成展现茶文化的一个重要标志,而非这只无钮平盖,造型像花瓶的白瓷有环杯。

像这样子的杯,很多人办事处都有一个,杯内含滤芯隔茶叶,盖子无钮,方便取拿滤芯置盖内,俗称懒人杯。雅俗共赏还没轮到它呢。

盖碗造型是一套三件的器皿,有个茶盅盛茶水,上带盖下为托。盖,随时開或闭,作提温散温用。托,为手握之处,可隔热。上下三件向来被意喻象征“天地人”的结合,手持盖碗,轻启盖子嗅闻茶香,再浅啜一口香茶的画面,曾是中国人善待生活,亲近生活,享受生活的温婉极之表征,那没有宣之于文字或嘴巴的,不偏不倚刚好是个“和”的感觉。

 

  (1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