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18.那杯茶很享受-许玉莲

那杯茶很享受-许玉莲

那杯茶很享受-许玉莲

那杯茶很享受

许玉莲

20091220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

茶艺生活营又起动了,今年我们圈定八十位从十四岁至十八岁年轻孩子为对象,与我们一起大闹茶堂,还特别将过去两届的营员邀返回营成立学长团,总共有十二位吧,协助新生就位以及活动其间一些泡茶表演,于是学长团时不时会在茶艺课室分组排练泡茶。

他们有唐代煮茶表演,宋代点茶表演,标准现代泡茶法示范等,少年们初初有些生涩,尤其是家里没有帮忙做家务的。我们发觉,会抽时间陪妈妈去采购食材,有陪家人在家里煮一道菜的习惯的人,往往比较敏感,容易触动嗅觉,味觉等感官的情感,料理起泡茶事的双手也比较温柔。

问一位参与唐代煮茶表演的少年会闷吗?觉得老土吗?他说古代的茶一定很好喝很享受,泡一碗茶要这么多茶僮,这么多器具,还要很多时间。再问会觉得泡茶程序太多太麻烦吗?他说少了就不好喝呀。

这么多茶僮,并非为了排场,为了需要掌控时间,煮茶时的材料我们都希望现磨现碾现烤现煮,以保持茶质的鲜美饱满,避免串杂味或失真味,那是分工,配合时间的天衣无缝安排。多,是为了取得“少”,即我们希望能得到一种茶的纯粹味。

用现世代的理解,或是:让客人感觉到看到这杯茶,是专门为他而做的,有够专业及罕贵,那这杯茶的价值就可在它的价格后面加上一个零或两个零来显示。

这么多器具,并非为了炫耀,也并非为了要做直销生意,为了要“把一样事情做好”。唐朝陆羽煮茶,总共需要二十四茶器,三配件,功能包括煮茶,加炭,备茶,备水,饮茶,清洁,陈列,收藏,炙茶,碾茶等,是方是圆该长该短,一分不可多,亦一分不可少。何种质材何样颜色,何时用如何用,统统都为了能取得一杯好茶而存在。

我记得从小我们家就有一把棍不像棍,刀不像刀的木状物在厨房靠墙站着,总有一尺来长,一头圆扁形,当手把,另一头削平状,它是我姐夫用来善待榴槤的好朋友,榴槤大餐时,他只须一手持着榴槤头,另一手持着这把“榴槤翘”(我们家里的广东话谐音,我不懂它中文叫什么。曾经我以为人人家里都会有这样一把怪东西的,后来到处吃榴槤,看到人们开榴槤开到如此难看,我就劝请榴槤翘出场助阵,人家都听得一头雾水,我这才发觉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在念着这把怪物,开始怀疑那是我姐夫的杰作)轻轻顺着榴槤底部条纹一翻,黄澄澄的宝贝就会跳出来。

吃榴槤,不止是要吃它,还需顾及开榴槤时工具的适合度,随便砍了就来吃,那是吃,那不是生活。我们的学长茶僮不说:很享受那杯茶。他说:那杯茶很享受。我认为意义不一样,前者是感官的,他懂得辨香识味了,那实在不容易。后者却是透过感官感应到好,感应到美,感应到悠闲和快乐,这才难。

 

  (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