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54.雪茶,不要冰-许玉莲

雪茶,不要冰-许玉莲

雪茶,不要冰-许玉莲

雪茶,不要冰

许玉莲

20080921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每周茶潮专栏

从来没有学会喝加了奶和糖的茶,许肠胃敏感,吃了奶会泻肚,而且屡试不爽,终心力交瘁打败仗,成不了长饮天后,只算半杯起一杯止的残兵吧。故在街坊茶室、大排挡充饥时,完全无福消受冲茶头手(还有头手吗?或者只剩下外劳?)炮制出来的teh o 、teh c 、渗等饮料 ,唛唛拉茶粉丝帝国也早将我驱逐出境,我充其量只能叫杯雪茶,不要冰。(天可怜见,若叫热茶,外劳听没有。)

女子一 试过为我出teh kosong 此下策, 纯吃茶,免任何配料,但那种苦涩度与刺激感叫人难受得说不出口。当然这是因为一. 该类食肆使用的原料原是红茶粉或红茶末,若无特别经营冲泡法,此形状红茶内含物过易释出过度,好喝才怪。二.再加上该类食肆本就是走大众路线的格局,茶质属粗糙级别谓之情有可原,没得怨。

不是说红茶不好喝,也并非说甜奶茶不好喝,teh o 、teh c 、渗、拉茶、一路数到去香港的鸳鸯和丝袜奶茶,味道香滑醇浓的大有茶在,茶民也约略猎奇过,可喝这类甜奶茶来搭配老好的街坊俗食如客家面、鸡丝河粉、鱼蛋粉、面粉粿或猪肠粉等,我只觉口感暧昧,甜茶归甜茶,面粉归面粉,未能溶合一体,何美味之有?

最能衬托这些食物的饮料,乃泡壶热茶放旁边,吃几口,呷一呷清清口腔喉咙,再啖几口,再呷口茶,味道更上一层楼。往往,街坊俗食档摊并不耐烦弄这些,可以理解,因为他们都短兵相接在打快刀斩乱麻的战。

从前似乎每档都备有雪茶,前几年也还算顺心些,近年发觉雪茶也卖少见少,很多档口宁愿煮凉水(都不时兴叫凉茶了?)卖,偏雪茶缺了席。我只能乱猜:凉水成本低利润高?茶水准备工夫过于麻烦?曾经向一些摊贩反映心声,他们礼貌性听一听就放我一边凉快去,忙死了,谁得空理你?

反正到最后,我是铁了心既不妥协甜浆似的凉水,也不放弃原则使面食去迁就甜茶,更义无反顾让雪茶自我的街坊生活中消失。我就不喝。

是这样的,有段时期,我经常出没于茨厂街办公,发现及钟意了一摊贩的滑蛋河,凡走过必流下口水,欲罢不能,人家六点才开晚市,我五点多就报到了。因是打包外卖,我站立水吧旁轮号,顺便田野调查工人劳作情况。

工人刚巧在处理茶事呢,地上置大炭炉,烧红火,煮着大煲热水。料理桌上摆放着二十多把中号瓷壶,另有两个特大号铝质水壶在正中。他抓了撮茶叶扔进一瓷壶,用杓盛热水加入壶内,盖上壶盖,随即将茶水倒入特大号铝质水壶。然后,再盛热水加入瓷壶,拿出去奉客。

如是者三,四回,我忍不住问到底在幹啥呀,他一脸洋洋得意告诉我,那是为客人洗茶,洗茶后的灰尘水,积少成多留着来作雪茶用。站着站着,我终于借故溜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1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