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70.喝好茶、泡好茶、用好具的意义-蔡荣章

喝好茶、泡好茶、用好具的意义-蔡荣章

喝好茶、泡好茶、用好具的意义-蔡荣章

喝好茶、泡好茶、用好具的意义

蔡荣章

刊载于《海峽茶道》月刊专栏201010

喝好茶、用好具的“好”字是用作形容词而非副词,也就是喝“好的”茶、用“好的”茶具,而泡好茶的“好”字则是用作副词,是“把茶泡好”的意思。

“把茶泡好”不是今天讨论的主题,大家都知道要喝茶就要把茶泡好、泡到它的最好、把它的特质与风格表现出来,否则“好的”茶也不成其为好了。今天既然要谈“喝好的茶”、“用好的具”,那“把茶泡好”就成了必须。

“无茶不乐”、“什么茶都喝”、“无好恶之心”,这些都是好德性,而且我们还强调当你喝到档次不是很高的茶时,要以那种茶的标准、那种茶的心情去享用它、去与它为友,不能说:“这茶怎么喝得”。那今天的“喝好茶”又是如何说来呢?好的茶一般是指可溶物多、其成分的组配合乎我们的喜好,而且具备应有的茶性。这种茶喝来令我们愉悦、更有益于健康。好茶喝来令我们愉悦是容易理解的,然更有益于健康的道理在那里呢?直觉的,喝到好茶,精神为之一振,这就已有益于健康了,再说,它的成分足,我们获取的滋养多,也是有益身体的。

有一次为了证实某种泥料制成的茶壶是否真的泡茶比较不容易变馊,乃蒐集30把包括紫砂、白瓷等各种泥料的大约等同容积与档次的茶壶,放在室内较无人走动的同一处地方。一组以泥料之不同放入同一种茶况的同一种茶,沖泡后观察开始明显变馊的时间(以日为单位)。另一组以同一种泥料,大约同一烧结程度的壶冲泡各种不同类型的茶,也是观察开始明显变馊的时间。所有的壶都是没有用过的新壶,清洗的方式一样。注水的水质一样,水温力求一致,每一壶的茶水比例一致,每一壶每天开盖闻香的次数与每次开盖的时间也力求一致,即每次闻香若是吸二口气,就每把壶都吸二口气。

结果,那一种泥料的茶壶会先行变馊(甚至于观察到发霉),并没有一定的答案,也就是说不是某一种泥料的茶壶泡茶比较不容易变馊。开始变馊的时间从1天到2周不等(此次实验只做到2周)。第二组的实验发现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壶内茶叶茶汤混合的“含叶茶”(此次实验皆是此种方式),其开始变馊的时间与茶叶品质的好坏刚好成反比,也就是说品质愈佳的茶愈慢变馊。品质差的,上午泡,下午就开始变味,品质好的,到2周实验结束时还有“敢于饮用”的香气。

会不会是采制季节的关系呢?然而同样是青心乌龙品种,同样是初夏采制,作成的冻顶型乌龙茶就比白毫乌龙要容易变馊。这样的两种茶,大家知道既使是同样工夫的制茶师傅,也是一优一劣的,因为冻顶型乌龙茶适于春天采制,白毫乌龙茶适于初夏采制。所以变馊快慢的原因还是在品质的高下。

这一点变馊速度的快慢就像健康狀况好的人不易生病一样,也让我们相信饮用它们对身体的健康会更有帮助,因为好的茶所具备的条件都显示出它们有更强的能量。同时,也让人想起了古人就已经有的体会:“物必自腐,而后虫生”。

使用不同质地的茶壶泡茶会得出不同感受的茶汤,这点学习泡茶时都会留意及此。好的杯子也会使茶汤变得好喝就比较没有注意到。所谓的好喝是指茶汤喝在口里,感觉得比较“清”比较“醇”,相对比较不好的杯子则感觉得比较“粗”比较“烈”。这种味觉的差异在口头的描述上会因为对茶理解的程度而有所差别,但在彼此交换心得之后几乎都会同意“清醇”的优异性。茶杯之影响茶汤的味觉是立即性的,将甲杯的茶汤倒一半至乙杯,如果这两个杯子的质地不一样,再喝时已经可以感知其不同。为什么呢?这点让我们想到有人做水的研究,说是外来的波动(不论是声音还是形狀)都会影响水分子的结构,进而影响到水的口感。杯子的品质直接接触水,影响当然更大。茶成分是否因此产生变化尚不得而知,但水变了,茶汤也一定会跟着变。

所谓茶杯的好坏分成质地与档次二个层面,质地者主要是指材质的感觉与烧结程度(此次以陶瓷为比对的对象,但玻璃杯也有同样现象),烧结程度高者,水与茶汤都会比较好喝。档次者是在质地外加上艺术性,两者兼顾后的品赏更是完美。或许真如水的研究者所说:水喜欢听美好与善良的话、喜欢与高档的容器为伍。水甘甜了,茶也好喝了(还不知道茶的成分是否也是如此)。

有人要问:容器的档次如何判断?在长时间的观赏、与内行人不断的讨论下,会分辨得出来的。有人又要责问:难道档次还要从嘴巴判断起不成?这时我只好回答:我佛无说。                                       (完稿于2010.09.20)

 

  (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