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92.茶道艺术的感动力在哪里-许玉莲

茶道艺术的感动力在哪里-许玉莲

茶道艺术的感动力在哪里/许玉莲/20130815


茶道艺术感动在哪里

许玉莲

2013.9月发表于中国《海峡茶道》杂志每月专栏

现代茶文化在近三十年的进行状况粗分三阶段,初始人们认为泡茶喝茶就是生活一部分,我们的先辈已喝了这么久,轮到我们也天天都在喝,这不就是生活的艺术吗?还有什么茶道不茶道的?人们对「茶」是「茶道艺术」这件事缺乏了解,不清楚到底指的是什么,也就没有产生共鸣与信心,只好停留在「喝」,没办法做得更仔细以及感受更细腻。

后来当人们觉得有必要把「泡茶」当艺术呈现时,就一把将挂轴、插花、燃香抓进茶席,似乎有了它们的助威才显得「泡茶」是有深度的。这样做了,人们于是松一口气才安心,觉得「泡茶」终于算是上了「茶道」之轨道。经过这些年可观见花艺、香道的发展相当健康成熟,已独立成为一门艺术,独立着经营的人非常多,它们呈现时根本不必挂靠在茶上也可以很精彩。然茶道仍在徘徊与寻觅中,人们不敢正视、不敢面对茶道本身来泡茶。

这时候有人担心茶道没思想没顿悟是不行的,于是就加了很多历史话语以及与茶无关的语言来支撑它,比如人家奉茶给你,什么茶都该毫无埋怨地感恩喝完它,因为茶道是「和谐」的。难道做坏了的茶也不能不喝吗?只因为要尊重对方?谁把茶做坏了,我们不是要客观面对事实指出讨论应如何才能将之做好才对得起鲜叶、对得起采茶者、制茶者、植茶者,对得起阳光和雨露吗? 否则辜负了这些还说什么和谐。当你并不十分在意那个茶是否做好做坏,认为最重要是让对方高兴才能显出「和谐」,这只不过是你做人世故,并非茶道艺术,将许多修身养性的道德规范扣在「茶道艺术」上是无稽的,茶道艺术内涵的表现应从茶本身发酵而来。

近几年除了画、花和香,人们扩大领域将「装置艺术」加进茶,将重点放在茶席空间的「装置艺术」以及在这空间里的「人的演出」。「装置艺术」一把拉了室内设计师、建筑师进来重修建筑物或打造家具,大家津津乐道装置概念、家具风格灵感的产生,泡茶桌、桌巾、精致茶器统统为了装扮此环境而来,人们惊艳、享受的是有品质的空间。

「人的演出」一把拉进了舞台剧演员、戏剧工作者来扮演「茶人」角色,表演「掌席泡茶」的内容。由「非茶人」来告诉大家泡茶要怎么泡。大家要检讨为何由「茶道艺术家」发表「茶汤作品」的「茶道茶会」这么少。

「茶人演员」人人一袭华美袍子及铺在茶桌上的美丽桌巾,一把拉进来服装设计师、染布、制衣工作者来告诉大家茶人应该用什么布怎样穿。

为什么人们总认为茶不能单独进行成为「茶道」,总得拉扯一些其他什么艺术进来壮胆,才够自信泡茶喝茶?在这种「装置艺术」的空间里,茶只是被当作小配角而已。当其他艺术因通过茶作为媒介而成熟壮大后,请问茶界的茶叶有没有因为这些艺术的介入而做得更好了?茶道艺术家更精进了?泡茶泡得更神气了?当华美的布景、桌椅、茶器、袍子、观众都被撤掉后,泡茶的人依然还会选「好茶」,「泡好」茶,「喝好」「好茶」吗?若然如此,那道茶应该很动人。大家要如何把茶放在核心推出来当主角,让人们知道这是为茶而做?先把心态调整,茶道艺术里的一切元素与材料都为了成就茶道而做,它们在那边是为了让茶更好。

(完稿20130815)

下图:作者许玉莲/马来西亚茶道研究会会长

  (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