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78.茶文化护主与茶道牧者-许玉莲

茶文化护主与茶道牧者-许玉莲

茶文化护主与茶道牧者-许玉莲

茶文化护主与茶道牧者

许玉莲

2013.03发表于中国《海峡茶道》杂志每月专栏

我们先说一说什么是茶文化护主,茶文化护主是一个人或一个机构,他们可能是企业界、可能是政治人物、或是艺文界、宗教界人士等,他们虽然不是那么直接从事茶文化工作,但他们关心茶文化,力挺茶文化各类茶事,无论是有形或无形的付出,在他们影响与护航之下,对茶文化种种发展起到很大的推动力与帮助,这一群人物都是茶文化护主。

以下主要谈身兼茶文化护主的茶企业之形成与重点,一.基本任务:做好茶生意,货畅其流。茶企业有广泛的通路,在行销上做得很好,实实在在为茶文化做了很好的铺路,此举让人们很容易买到茶商品,喝茶、买茶变得毫无阻碍。茶企业的品牌建立,使茶文化价值容易突出,也让人们认清茶文化的形象。要是回头看三十、五十、八十年前,茶不但没有形象,人们并觉得茶只是用来拜拜神而已,那时茶都与杂货摆放在一起。现在我们可以在城中的大卖场、最好的地段看到茶产品,整个社会对茶产品的印象比起以往不知提升多少,致使大众对喝茶这回事生出不同评价。

二.培养员工〝泡好〞茶,感染消費者。茶企业把行销经营得很好,而且经营者也知道茶商品有什么文化特点,比如茶文化重点在〝泡好〞茶、〝喝好〞茶,茶叶如果不泡不喝,或是泡不好、喝不好,它将永远只是一件「物品」而谈不上什么文化,故此茶企愿意花力气在员工培训,并通过培训时将这个理念加进去,注重把茶「泡好」「喝好」,结果行销人员也感受到了,这个感受力不可小看,因为行销人员每天在第一线接触消费者,而且是最具形象的代表性人物,他们的一举一动直接带动喝茶者的情感与投入。

三.经营得理想的茶企,会有自己发行的纸版或网络杂志,担任起茶知识宣导兼广告的任务。茶企整编茶文化、茶叶、茶商品等资料,弥补一般报章杂志的欠缺,满足喝茶者对茶文化的追求,茶企通过此管道培养消费者较正确的茶文化观念,是茶界生生不息的元素。有了这一股基层强大力量,茶企还会举办各种茶文化活动,将喝茶的内涵渲染给大众,当人们知道茶叶与平常的农产品是不一样时,喝茶才能喝出精致的文化。

四.茶企有了永续经营的理念,就会有培养特别人才的勇气,愿意深入栽培茶文化干部,从事产品研发、教育、学术、推广等工作,这些从事不同领域的专业人才虽然大部分不直接和业务挂钩,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为企业带来业绩和利益,但可能他是一位很杰出的茶道艺术家、设计师、或茶文化专家等,他们得到社会大众的尊重,人们因为接受他们的作品或学说而对茶企业建立加倍的信心与忠诚,这样对企业的永续经营有绝对性帮助,企业最终会因为茶文化的壮大而得到实质的利益。

以上几点,是「非仅做生意」的茶企才做的事情,因为很多人认为卖茶而已,不需要做得这么辛苦,买过来卖出去有钱赚就好了。能够对茶文化工作做得这么完整到位的茶企业,皆因该企业投资者或管理者远大的眼光,他们勇敢分担茶文化建设、教育、栽培与推广经费,否则茶文化的进展一直停滞不前,自己的企业也发展不到那里。故曰有永续经营理念的茶企是茶文化护主。

又,什么叫做茶道牧者呢?目前的茶界,茶道牧者不是一个职称,它有点近乎「精神上的工作」,要有心之人才会自然而然成为这项志工。通常由上述茶企的职工身兼,而且,特别是行销人员较多可能兼任或转化为茶道牧者,换句话说牧者是正当工作以外的额外,是因为工作使然,他们长期在第一线直接面对喝茶者,直接将茶文化感染给消費者,他们面临问题、接受挑战的机率高(即消费者扮演信徒和羊的角色)。除此,茶企业的培训机构也是滋养茶道牧者的地方。

茶企职工不一定都可成为茶道牧者,茶企也不是非需要有职工身兼茶道牧者的角色不可,但有理念的茶企容易培育出这样的职工。大多数喝茶者,甚至茶企本身对茶道牧者做些什么工作不大了解,一般的认识只是泡泡茶、讲讲课、写写东西而已,基于这个原因,很多茶业公司对促使职工成为茶道牧者的兴趣泛泛。上述身兼茶文化护主的茶企业会有魄力,认为自己有责任培养身兼茶道牧者的职工,茶道牧者不在自己茶企上班的时候,自己创业的时候,一边卖茶、卖茶汤,一边传道,还是不离护主的初衷。

担任茶道牧者应该做的任务有哪些,他们要怎么做呢?茶道牧者认识茶、说茶。牧者学习茶不会只等着公司的安排,他们歇尽所能从不同管道取得茶文化知识比如:业余时间研究泡茶的方法、自发自动阅读茶书、自费到茶园学习制茶等,他们将自己训练成一个有能力判断茶道是非的人。牧者说茶,不能单凭台风好口才一流就可以。说茶的人,是自己先因茶而感动,消化成生命的一部分,再把信息传递。不是仗着有点学识地位,从书中搬些知识出来,在人前出风头。牧者说茶,也不是用来联络感情,作为讨好人的机会。

茶道牧者珍惜茶、爱茶。珍惜它们,不仅只是为了经济效益(这个茶经收藏五年后可高价让出给人,要好好对待,那个茶不值钱随便一点不要紧)。爱茶,不仅只是把它们当作经济数字(这款茶需三万元购得,要慢慢泡,那壶茶可以乱泡,反正才三元而已)。牧者爱茶,不仅着重于市场的走向,还是一个一个地爱(不管哪个地方生产、哪个季节,每一粒)。

茶道牧者对茶不仅只是爱的情感,还采取爱的行动,他会把茶小小心心泡好。他爱茶的行动包括:为茶找来质地合适的器皿,决定用哪一种水,烧水壶长的什么样子,如何加热,水温要多少,茶叶多一颗少一颗不能妥协,浸泡茶叶的时间分秒必争等诸如此类细节,他翻天覆地把每一个可以将茶泡得更好的问题克服。

茶道牧者说茶的好话,牧者懂得每一个茶的好,好在哪里,他会用简单的话对茶做出美妙的描述,让人们清楚明白每一个茶的长处。如果有谁批评某一个茶,他就要跳出来为它辩护,把好的方面讲出来。

茶企业不一定要有茶文化护主与茶道牧者,但茶文化需要茶文化护主经营的茶企业、茶文化护主孵育出来的茶道牧者,茶文化的园地若果少了这两类企业与人物,茶文化的发展肯定进展缓慢。

  (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