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32.茶钱-许玉莲

茶钱-许玉莲

茶钱-许玉莲

茶钱

许玉莲

20090705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每周茶潮

前几天在广州上下九步行街陶陶居叹茶一盅两件,入门即望见一片酒精灯火炉与煮水小壶,高高在上座落于餐桌,非常显眼。百年老店从前用什么器皿泡茶,我还来不及求证,但这一套煮水器,却明明白白是我在怡保入行时所谓现代茶艺馆天天用来泡茶那个款式。

是老茶楼选了现代茶艺馆的茶具?还是现代茶艺馆选了老茶楼的茶具?探索下去肯定有趣。这一套(合金制的)酒精炉与(不锈钢制的)煮水壶,在所谓现代茶艺界,早已不获爷级茶民青睐,说未能改善水质云云,然而绵绵不断地广泛被新茶民接受使用,当然它有它的优势:价格相宜大小适中。

现代茶艺馆早期为了泡茶收费问题伤透脑筋,部分茶民为了节约支出,几个人分摊一壶茶,光点一道茶瞎坐老半天,的确成为小本经营的茶艺馆的财务负担,没有收入,如何能生存下去?很多索性关门大吉。后来茶馆从业者提起这些过去往事,也会异想天开:“叫茶民们每人各自点一客茶,不准分摊。”又说:“收起酒精炉煮水器不就得了,每人一杯省却多少麻烦。”

没想到会在此时此刻的陶陶居遇上一片欣欣向荣的酒精炉景象,他们是这样做:无论大小餐桌,固定置放一套,长期燃着火种炖着壶热水,流水席般不停添水。食客坐下后接受专访第一条问题是:“要喝什么茶?”访问完毕,阿婶将茶具侍候上桌,那包括大圆瓷茶盘一个,150cc大小瓷壶两把 (我们两个人),瓷杯—-早已摆在餐位。

然后阿婶摸出两小包茶叶,每包约十克吧,分别置入瓷壶,操起煮水壶倒热水,左右两手各拿一把瓷壶,很快就泡好二杯浓浓的乌龙茶,分别奉于我们面前。没过一会只见她手拿保温水瓶来给煮水壶添加热水,剩余的直接整瓶就留在桌面。因为我们占据的是张大餐桌,总共有三组客人,用水量特别多。用餐过程也无需吩咐,阿婶会一直帮忙冲泡。

陶陶居的做法,是一向被认为执行容易,且不会亏本的精数,话之你想不想喝茶,有没有喝茶,总而言之位位茶钱五大元,话之你有没有买茶的需要,十克茶叶发给你,从此不拖不欠。我也会算的数字,大概人人皆懂了,如果一家人十个位,茶钱五十大元可得茶叶一百克,吃顿点心约需用上十五克,就是变相被迫买了八十五克茶叶。

啊是,他都算唔话得咯,食客有自由选择如何冲泡。比如三个人,可要求来把大壶(约350cc)冲一包茶叶,其余两包茶叶随便你爱扔掉爱送人;比如两个人,可用150cc的壶冲一包,另一包带回家。我们由于是生客,不懂要求,就大手笔两包齐齐开泡,白白葬送了茶叶大好青春。

 

 

  (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