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74.移爱入汤移爱入人-蔡荣章

移爱入汤移爱入人-蔡荣章

移爱入汤移爱入人-蔡荣章

移爱入汤移爱入人

蔡荣章

201210《海峡茶道》月刊专栏

这里所说的爱是对茶席上的一草一木、对泡茶动作、对茶器、对茶对茶汤、对事茶与喝茶人的爱。这爱是指喜欢、与之为友、尊重对方的灵魂,与关注,与贪婪不一样。在这里我们还要说说爱的远近,茶人对茶席上的一草一木、对泡茶动作、对茶器、对茶对茶汤、对事茶与喝茶人的爱是有不同的距离感的。

有人说起茶道,兴致勃勃地细数茶器的来历与珍贵处,严格要求穿着与每个持壶倒水举杯品饮的动作,细心照料茶席上的一草一木,就是谈不到茶的本身与即将品赏的茶汤,有的话也只是简单的浓淡苦涩寥寥数语。这是距离感的问题。有些人特别注意到茶器,有些人特别注意到泡茶的动作,有些人特别注意到茶席的布置,但我们认为既然谈的是茶道,就必须以茶为主体,对它们的距离感应该是茶汤最近,茶叶次之,然后分别为水,茶器,动作,服饰,茶席,至于事茶的人、品赏茶汤的人与上述这些项目更是密切,所以在茶汤之前我们还要加上最近距离的〝人〞。

在独饮与茶会进行时,有的茶友特别注意到所泡的茶,追究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西湖龙井呢?是不是道地的红印呢?是不是朋友所说的那款一斤上万元的金骏眉呢?这样的态度是不是属于〝爱〞茶的范围?我们认为应归之为〝关注〞,爱茶要喜欢它、与茶作朋友、尊重每道茶的灵魂。爱茶是无关于茶是否是来自著名产区、是否挂有某个标签、是否多昂贵的价格,只要它制作得到位我们就喜欢它,即使它不是最好,我们也可以与它作朋友、尊重它的灵魂。

我们也常看到茶友喜爱极了某壶茶汤,他会一面喝一面大声赞叹,他会算出每喝一口茶汤是喝掉多少钱,还告诉您要多喝几杯才不冤枉,有机会他一定会多索取一些藏在身边。这是贪婪性的爱。

当一位茶友专注于茶器的选用时,如果未存爱器之心,我们会直觉到他是在利用茶器,他要人们赞赏他,他要自觉骄傲自觉满足,当他换下一件不满意的器物时是不存怜惜之心的。当一位茶友专注于泡茶的各项动作,如果未存爱茶之心,我们会直觉到他只是在卖弄肢体,只是希望让人觉得他的泡茶动作很优美,换作一位爱茶的茶友,我们对他每一个泡茶动作的讲求,都会感受到是在为泡好一杯茶努力。这两种的美感境界是不一样的。

泡茶时不畏艰难地运来优质的泉水,如果不是出于爱水与爱茶,也仅会是一味地述说取水运水的不易,而不是同大家一起细细品味泉水的甘美,也不是特意要大家欣赏水与茶共同创作出来的茶汤。

茶席的设置更是如此,如果没有切身体会到品茗环境是溶在茶汤里的一种风情,茶席的设置就会变成所谓的〝茶席设计〞,独自走着突出表现的道路。如果没有认识到茶席是为方便泡茶而设,还会发生为了茶席之美不惜牺牲泡茶的方便。

有人说,我是为茶而泡茶,我可以把茶泡得很好而不喝它。我是为茶器之美而摆设它,我可以不碰它,也不求它为茶做什么贡献。我是为泡茶动作而进行着各项肢体运作,它们不为取悦观众,也不是为茶做工。果真如此,倒是彻底的无所为而为,但是把人的因素局限在完成茶汤、完成泡茶动作、完成茶器摆置、完成品茗环境建构,隔离了参与者的爱与享用,这是冷酷的世界。您说它唯美,我倒需要温暖。有爱才有温暖。将泡茶移入为茶服务,将茶汤移入为爱它的人享用,将一切事茶的努力移入为爱自己与所爱的人作献祭。

 

  (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