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20-普洱茶品饮体系中的入仓茶-许玉莲

普洱茶品饮体系中的入仓茶

许玉莲

20130520周一喝茶慢MONDAY SLOW TEA

普洱茶只有「非生即熟」的茶品吗?不是的,这种将普洱茶两极化成不是生就是熟的观念,在普洱茶品饮体系里只属于近年市场运作的其中一种手法,它欠缺了普洱茶应有的完整性,也丢失了普洱茶应有的香味口感。说普洱喝普洱,必须包括老茶和入仓茶才对,老茶(多少年份才算是老,老的定义怎么定属于另一课题,不在本篇谈)现今难得一见,属于金字塔顶尖上茶品,即使谁有一些也不见得大多数喝茶者能够负担,故此老茶并不大量流通,那么没有几个人喝过老茶的状况可以理解,但入仓茶不应被推拒在普洱茶品饮体系之外。

什么是入仓茶?历史上香港、澳门的茶楼及茶庄率先建立普洱茶的仓储手艺,普洱茶存仓的主因是为了要使茶转化出喝茶者喜爱、能接受的一种口感,此种观念也被传至马来西亚有粤式茶楼的地方如吉隆坡、怡保,这些地域的普洱茶经营者觉得如果普洱茶还没有熟成至一个香味稳定,切合预期的口感需求的话,那是一个未算完成最后工艺的产品,还不能放在架子上出售,所以能够摆在市场发售的都是已转化出陈香味与旧茶味的普洱茶:所谓入仓茶。此即表示卖茶者卖茶时并不是左手买来右手卖出这么简单,也不是把普洱茶放进仓库里寄存若干年就是在做入仓茶了,茶必须经过一种他们认为很好的方法去精炼,才能创造出一种适合品饮以及喝茶者喜爱的口味。储存年份并不是绝对重要,更要紧的是味道口感要到位。

有些不熟悉入仓茶的人们误解入仓茶都是一些低劣手段或品管失误做出来的「泼水茶」或「黑水茶」,将这类普洱茶一律冠上「湿仓茶」的贬义字眼,令许多喝茶者对其卫生状况萌生恐惧而却步,无法跟进普洱茶一路走过的经历与发展,无端丢失享用入仓茶的滋味,那是非常可惜的,入仓该被视为一个中性字眼:存放普洱茶的仓储手艺,而且每一位普洱茶贩售者都应该懂得操作与精炼才对,像人们处理乌龙茶的焙火工艺一样。

有些人针对入仓茶(他们认为入仓就是湿仓,湿仓即肮脏)的「湿」,而把某些普洱茶称为「全干仓茶」或「未入仓茶」,前者可能是不明所以或属于一种商业说法,因为那是不科学的,普洱茶在一个完全干燥没有湿度的气温环境中根本无法产生后氧化作用,后者不切实际,茶若果不存放进仓库,除非只有几饼属于个人日常饮用而已,做买卖的茶势必有仓。所以这两个名称最后并不通行。

入仓茶曾经一度被改称呼叫「技术仓茶」,以便人们对它产生比较「学术、正面」的印象,因入仓之意就是将普洱茶经过一定的储存方法与年份,建造出一种符合人们需要与喜爱的口感的手艺,但这个称呼目前也是没办法通用起来,那好像只是为了硬邦邦的学说而取的名称,给不懂也不喝入仓茶的人们叫它的。对于许多长期在普洱茶品饮体系中卖它、买它、泡它、喝它的人们来说,入仓只是普洱茶之所以成为普洱茶的必然过程与手法,就好像制造白毫乌龙的茶芽必须「著涎」过才好喝这么的自然,又何恐惧之有?不必回避。

入仓不可改名称技术仓,因入仓并不可怕,入仓茶的品茗滋味空间大、有层次感,普洱茶品饮体系若少了它只剩下「生或熟」的选择,茶品岂不太单调。入仓是近百年香港、澳门、大马等地域精炼普洱、喝普洱喝出来的一种可爱可亲的手艺,有三、两代人的心思在里面,入仓茶手艺与品饮体系早在只有「生或熟」的选择之前已经完成,它在普洱生茶自然存放还未达到真正够老、生茶又太生的时候,自普洱生茶脱胎换骨而炼成,那时熟茶还没有出生呢。入仓茶不应在一些商业运作或某些人不懂得欣赏之因素而改名,或因没有勇气坚持而丢失建立多时,以臻成熟的独门功夫。

  (110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