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62.茶道艺术家与茶汤作品-蔡荣章

茶道艺术家与茶汤作品-蔡荣章

茶道艺术家与茶汤作品-蔡荣章

茶道艺术家与茶汤作品

蔡荣章

刊载于《海峽茶道》月刊专栏201206

「老师从茶道中将茶道艺术抽离出来,并强调它在美学与人们生活应用上的地位。但我们不知道在茶业职场上有何用处?」学生问。

「将茶泡好、将茶的文化内涵告诉客人,就容易将茶卖出,也可以将茶道艺术生成的作品当作一件商品销售。」老师回答。

「茶业卖场上有必要将茶道艺术表現得那么精到吗?有多少客人耐心体会店员给他的这份信息?」学生无法释怀。

「这需要你真正懂得茶道艺术,并将之形成一件作品,无需客人专心领受,就可以将茶道艺术销售给一般客人。」

「老师的这项要求似乎要修炼到茶道艺术家的层级,这样的茶道艺术家有办法在一般的卖场生存吗?」

「如果这个卖场是为销售茶道艺术而设,如讲究泡茶内涵的茶行,如有泡茶师为客人泡茶的茶馆就需要茶道艺术家驻店服务。」

「为客人提供茶道艺术、茶汤作品,懂得欣赏的客人多吗?他们愿意付出等值的代价吗?茶道艺术不像画作的市场那么成熟,画家的一幅画可以卖上万元,泡茶师或茶道艺术家一次能供应的茶汤只不过十杯,不如音乐家一次可以演唱或演奏给千人欣赏,茶道艺术家所提供的茶道艺术作品谈得上经济效应吗?」

「泡茶师、茶道艺术家、茶人等提供茶道艺术作品给十人,这是温馨、美好的飨宴,人们愿意付高价得到的,就如同烹饪师做一席菜给七八个人享用一般。进一步还可扩展成多人同时供应的店面或企业体,弥补个人销售金额不高的缺点。另就整体经济大局来看,茶道艺术的凸显,使得大家认清茶叶的完整价值、使得茶叶的商品价格提升,产生的经济效应是巨大的。」老师明确地指出。

「有人说,茶道艺术对产业提升的力道不如茶市场的纯商业运作。老师认为呢?」

「有人说,鸟儿筑巢于林只择一枝,其他树木枝干皆可锯掉;有人又说,人立足于地只需尺许,其他土地皆可掘掉。果真除掉了巢外的树木、挖掉了身旁的土地,鸟儿与人们还能安宁过活吗?」

「老师为我们上《庄子》课时提过这两段话。茶道艺术是茶产业周遭的树木、是茶产业周遭的土地,茶产业丧失了周遭的树木与周遭的土地将无法茁壮。」学生理解老师的话,但是为了自身即将迈入职场仍然忧心忡忡。

「茶业的商品型态包含茶叶与茶汤,前者如茶行,后者如茶馆,卖茶叶产品与卖茶汤作品都是泡茶师、茶道艺术家、茶人等透过茶业谋生、介绍美好生活的途径。目前茶叶市场比较成熟,茶汤市场还在酝酿阶段。」

「但是在我们初进职场之际,不论是卖茶叶或茶汤都是低收入的店员,总觉得无法给予泡茶师、茶道艺术家、茶人等“称谓”一个踏实的心态。」学生仍然无法释怀。

「这是現今社会对这个行业错误判断造成的结果,泡茶师、茶道艺术家、茶人等是可以高收入的,泡茶师、茶道艺术家、茶人等也不只是一个“称谓”,而是一种专业的称呼。現今的茶业市场尚停留在茶的物质层面上,虽然业界都有志于推动茶的精致文化,但普遍来不及把这些精致茶文化〝商品化〞,也就是说还来不及卖茶道艺术的商品,所以还不是泡茶师、茶道艺术家、甚至茶人真正上场的时候,泡茶师、茶道艺术家、茶人等的培养也要趁此空档快马加鞭。我们需要大量的泡茶师、茶道艺术家、茶人等分散在社会各阶层、各角落,既使他们未从事茶业工作,亦能在社会上发挥着泡好茶、分享茶道艺术给周遭人的作用。」              (完稿20120430)

 

  (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