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37.茶汤欣赏会时不说话-蔡荣章

茶汤欣赏会时不说话-蔡荣章

茶汤欣赏会时不说话-蔡荣章

茶汤欣赏会时不说话

蔡荣章

茶汤欣赏会是专心欣赏茶汤的一种聚会,通常称作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为什么说是专心欣赏茶汤而不是说喝茶呢?因为这时的茶汤是被视为一件茶道艺术的作品,是要欣赏的,不只是漫不经心地喝掉。一方面是泡茶的人要将茶汤当作是一件艺术作品来创作,一方面是喝它的人要将它当作一件艺术作品来欣赏、来享用。

将茶汤当作是一件艺术作品来创作、来欣赏,有了这个观念,马上对茶汤有不同的感觉。如果没有这种感觉,会只觉得茶汤有什么好斟酌的,了不起绿茶、红茶之别吧了,这时如果还要探讨茶道,就会往泡茶上去找寻,最少那里有泡茶服装、肢体表现、还有搭配的音乐与舞蹈。也就是因为没有将茶汤当作是一件艺术作品来创作、来欣赏,所以茶文化一直停留在泡茶的阶段,进不到茶汤里,进不到品饮阶段,进不到茶汤作品欣赏的层次。

如果是这样,那茶文化、茶道所关注的都尚未落实到茶汤上,也就是说尚未及于“茶”,那不是很糟糕吗。那么茶汤有什么好喝的?好欣赏的?好当作一件艺术作品的?就像去音乐厅欣赏钢琴演奏,如果没弄懂钢琴能表现怎样的音乐之美,一定是坐立不安。会喝茶的人可以将茶汤的香、味、美感说个一百点,我们将这一百点告诉喝茶的人,大家在喝茶时就会停留在茶汤久久,会跟茶多聊一会儿。就这么一个工夫,茶文化与茶道就可以进到茶文化与茶道的核心所在。

喝茶的重点在茶汤,茶汤又有那么多的嗅觉、味觉、茶性等美感要体悟,那么多品种、海拔、制作、水质、冲泡等的内涵要阅读,除了专心之外是无暇与旁人说话的,连与邻座的人讨论杯子的点滴都嫌走了神。

泡茶老师在泡茶席上介绍茶的产地、销售的价格、冲泡的方法,这是属于上课的性质。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呢?茶道艺术家只需要引导大家关注他的泡茶用水、每道茶所使用的水温、选用的壶具、置茶量与浸泡时间。他慎重拨出茶叶让大家欣赏茶的外观,但不说出茶名。不预告茶的香型与口感,不述说此茶之得之不易处。茶道艺术家没有说些什么,但大家对茶、对茶道艺术家如何对待这壶茶都历历在心,等把茶喝了,大家相互一看,会心地说:我喝懂了。

不是说茶汤欣赏会时不准说话,而是茶道艺术家要专心泡茶、专心奉茶,喝茶的人要专注每项泡茶过程的美妙处、专注欣赏与享用茶汤的香味性,不想有其他的干扰。音乐厅上不是连曲目都不报告吗?有的听众连节目单上的曲目都不要看,因为等一下就要接触到乐曲的本身了,要它的名称作什么?直接欣赏茶,将它含在口腔里,不受名称带来的限制,反而体会更多。

对茶的品种、山头、海拔、制作、冲泡没有了解是阻挡不了对茶汤的欣赏的。我又不知道画家是谁、也不知道什么是印象派、用的是什么油彩与画布,但直接面对画作,看得高兴得不得了。隔壁的那个人就一直追问着导览员什么叫印象派、莫内是谁、为什么这张画是画在木板上。我觉得他吵死了,打扰了我看画的心情。

(20150817中国《茶道》杂志专栏)

 

  (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