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93.茶道的美并非只有一种/许玉莲/20180415

茶道的美并非只有一种/许玉莲/20180415

茶道的美并非只有一种/许玉莲/20180415

 茶道的美并非只有一种/许玉莲/20180415

摄制茶视频节目的工作者告诉我,泡茶的如不是年轻美女,节目点赞少收视低,所以他们去做访问时或明显或含蓄都会表达要青春美女的条件,难得的是很多茶行、高校、甚至茶专科教授们都同意此举,都迫不及待要把自己手下美女献出拍泡茶示范的视频。怎样才叫美女?他们普遍隐藏一套规矩,就肥瘦、高矮、肤色、脸型、发型来甄选泡茶的女士,瘦的、高的、肤白、尖脸、梳髻是美的必备条件;再来是身体的姿势,手手脚脚要这样那样摆放才符合美的标准;再下来是穿什么衣服?仙女范飘逸长袍,那是必须的。为了配合美女这个造型,因此泡茶席、品茗空间也随之布置得如诗如画梦幻起来。你看,整个工作过程无人重视那位泡茶示范者是否真的泡茶功夫到家足以当楷模,只要长得“美”就足够了。到最后,那张茶席谁坐进去都不对劲,除了美女;到最后,民众以为茶文化工作者都是搞演戏的。

茶道需表现“美”不是不对,但我们不要“美”只允许用唯一一种方式来表达。茶道是属于全人类的,故年龄、性别、样貌、动作、服装并不妨碍大家来修习茶道,作为茶文化前锋推手的传媒、教育机构等有必要及时调整对茶道之美的诠释心态,勿让茶道文化狭隘的被解释成只有一种标准方式来表达。我们知道有九十多岁、脸上有皱纹以及体格胖一些的男士女士,他们往泡茶席上一站也非常好看。诚然,年轻人的脸蛋光滑呈流线型,青春的确是美;但大龄人士脸色斑驳苍老也并不一定是“非美”,相对于瘦、高、白、尖脸、梳髻的胖、矮、黑、圆脸、短发,以及中间许多的不高不矮、不肥不瘦,他们肯定也有动人的美。美有好多种,比如一块树木,砍下修整后它纹理通直,结构细致,光鲜水灵,很美。另一块树木任其腐烂,含有纤维的物质受风吹雨打的侵害而走向衰弱败坏,这阴翳溃烂的木头也有它不规则的条纹,很美。美不一定是壮丽的。

当我们看一位泡茶者美不美的时候,不单单只注重物质,看泡茶者的身材、外貌和仪表;看泡茶器的名贵程度;看茶叶的价格。茶道的美学内容中还有抽象的美,包括心态、精神、本质等元素。从他们选茶的态度,得知是否真爱此茶懂此茶,此时此刻是否用专业知识来呈现。爱茶者泡茶前早已经把原来的商业包装拆除,将各类茶叶各自存放进茶罐,一为好好保护茶叶,二为隐去包装纸上的品牌、茶名与价格,以真挚的感情来欣赏茶叶本质,也以真本事泡出茶应有的质地,好茶次茶都认真泡出好味。

从他们对待每一种茶具的谨慎神情察觉到他们内心饱满的幸福,提取器物时不说话,眼神与心思皆凝视着器物本身,该提把的提把,该双手托着的托着,提起时无声无息,放下时也没有什么动静;绝不会随便伸手就抓,抓到那里就是那里,粗糙得像掠夺。独立成熟的泡茶者,他们会将时间与精神奉献给器物,他们不会发出“我很美”的声明,或想要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他们非常谦逊的不急不缓的将器物请过来又请回去。

泡茶要爱茶,这是美。用器也敬器,这是美。泡茶品茶的人要能同时修习外在形象、以及心灵层面的美,从而掌握事物的本质,依循其规律安心的静谧的享受茶汤,茶道之大美也。

福建《茶道》杂志专栏

 

  (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