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60.论茶道艺术家的尊严/许玉莲/20191121

论茶道艺术家的尊严/许玉莲/20191121

论茶道艺术家的尊严/许玉莲/20191121

论茶道艺术家的尊严/许玉莲/20191121

当我是一个品茗者(品茗者概括所有茶会进行时喝茶的人以及泡茶比赛进行时担任评委的人。泡茶竞赛的评委是必须喝茶的。)的时候,我知道泡茶者是在呈献茶道艺术的人,也就是茶道艺术家,一如我欣赏歌唱家的献唱,画家的画作、舞蹈家的献舞一样,是从该项艺术的内涵与美学特质去欣赏这件艺术作品,所以我不会以服务态度、年龄、长相、服饰去判断和领略它。

如果我是品茗者,我不认为泡茶者一定得必须是年轻貌美、体态姣好的女性来担任(这是茶界时下的弊病),因为我作为一位有品味的品茗者,我知道茶汤作品呈献得好不好和外形无关,一位茶道艺术家如果长年累月锻炼泡茶技艺,加上茶道思想的精进,自然而然外貌会产生一股富有诗书气自发的精灵,相较于只有表面看起来挺优雅的东西,其茶道艺术含量要高。

说到服务,作为一个品茗者,我知道茶道艺术家与市场茶店里的茶叶导购员各属不同工作范畴,茶叶导购员稍带服务行业的特性,工作人员需要懂得一些茶文化、泡茶相关知识,也需懂得消费者的消费意愿、营销技巧、加上一些服务基本准则来完成企业的业绩目标。服务性质的工作人员一般被要求礼多人不怪,故他们面对消费者大多长时间保持微笑、奉茶过程不断行礼表示谦卑。然茶道艺术家则是立志于茶道,决心深入钻研者,他们必须具备鉴别能力,对好茶、好茶具、好水知其所以然,以及手上必须拿得出这些品质佳的材料,创作出精彩的茶汤作品。茶道艺术家并不是只要喜欢茶道就能成为的,他们必须在日常练就以泡茶、奉茶、喝茶为媒介的技能,专注在茶的本身并培养茶道、美学、艺术的观念与能力,最终创作以茶汤为主的艺术,以口鼻为主的艺术,供给品茗者欣赏及享用。茶道艺术家站到台上准备掌席时的态度应该是充满自信和热情,品茗者看到他会被他的气质折服,产生一种尊重的感觉才对。

如果我是品茗者,我将不会把泡茶的重点放在茶道艺术家应如何行礼、如何提供品茶服务、如何摆放他们的双手双脚等僵硬的形式;也不勉强要求他们服从行礼的规则比如鞠躬的次数、鞠躬的姿势,否则他们就是不合符茶道精神的茶人云云。目前茶界有规定泡茶者在奉茶时,身体的高度要与品茗者的茶桌同高,故此要采用单腿跪蹲式,即左脚向前跨一步,膝微屈,右膝屈于左脚小腿肚上;要是遇到这样子的泡茶者,我们可以回想曾看过的一些古代茶画,画中人物赏用茶汤的都是在聊天、作诗、赏画的三五好友,烧水煮茶分茶的工作都是茶童与仆人在做,所以茶童的奉茶姿势大多显得过分拘谨与殷勤,这样的奉茶姿势有点太累人,也很现实的反映了那个时代的行礼方式是下人对主人的一种服从的谦卑。当我是一个品茗者的时候,我宁可看到是茶道艺术家在掌席,他们泡茶奉茶喝茶有激情,对茶对器对人表现得有教养,在茶席上很合宜很有分寸的有一点自己的言行,让自己的个性与趣味加入茶汤作品里,致使泡茶奉茶喝茶的过程产生风骨而不流俗。或许有些茶道艺术家的茶汤作品还不够成熟,不完善,但这正是茶界需要培养茶道艺术家的时代,泡茶者的专业尊严不塑造起来,如若一直把泡茶者当作泡茶奉茶的服务生,茶道的规格拉拔不起,讲茶道是空谈。

中国福建茶道杂志专栏

(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