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0.学会削皮才能吃到肉-蔡荣章

学会削皮才能吃到肉-蔡荣章

学会削皮才能吃到肉-蔡荣章

学会削皮才能吃到肉Brewing technique is far from being skin-deep

蔡荣章Rong-tsang Tsai

 2001.06《茶艺》月刊社论The Editorial of “Tea Culture Monthly”

茶人们的学泡茶就如同音乐家的学弹琴、画家的学画,都是为表现茶道、音乐与绘画境界所必须的媒介,如果这道工夫未下,根本进不了这些艺术项目的核心。再说,这些艺术项目的境界亦依附在泡茶、弹琴、绘画所完成的作品上,如果作品是粗糙的,那表现的境界亦是粗糙的。

从台湾开始实施,现已扩及海峡两岸的泡茶师检定考试1,到二○○五年五月已举办了30届,取得泡茶师证书者已累积到345人,这些原本只检测能泡好茶的泡茶师,经多年的历练,很多人已开始往茶文化更深更广的领域迈进,从最近他们几乎每月的聚会活动上看到,有人练习起了茶诗的吟唱,有人研究了茶席的插花2,有人从古文献中探讨了陆羽的茶道美学,有人追究起「茶禅一味」3的缘由……。这些发展的途径都不是原先泡茶师检定考试必考的范围,也不是这项制度明订的后续任务,但就因为这些人具备了泡好茶的能力,因此养成了泡茶、喝茶、参加茶文化活动的习惯,进一步与茶产生了感情,所以属于茶的种种就变成了他们追寻的目标,而且容易有所收获与创见。在没有上述这些因缘之前,若只从学校指导老师的分派下取得了茶文化研究课题,结果往往不是仅及于资料的归类整理、就是缺乏切身的感动。

有人批评泡茶师检定考试只在泡茶技法上打转,追求的只是茶道的皮毛,他们没留意到这才是根本,如果连琴(广意的琴)都弹不好,如何用声音来表现音乐的境界?如果连画都画不好,如何以线条与色彩来表达美术的意境?有些人认为「直指茶道思想与境界即可」、「直接表现音乐家与画家应有的风采即可」。要知道果真如此,那是粗糙而且可笑的。

我们认为泡好茶4是茶人们的一种体能训练,就如同运动员的每天跑步,如果有人认为那只是皮毛的事情,那就告诉他,总要先学会削皮才能吃到肉呀。

 

以下为文內之编码Coding in the text:

1.泡茶师检定考试Tea Brewers Assessment Examination

2.茶席的插花

flower arrangement for tea presentation setting

3.「茶禅一味」‘Zen in Tea, Tea in Zen’

4.泡好茶brewing a good pot

 

说明:

茶的“美”、茶的“性” 、茶的“境”是认识茶、享受茶的重要途径,但这部分不容易表述。有关茶道思想方面的文章,无论那种语文,都颇缺乏,现在我们试着用华文描述,再请专人译成 英文,使我们想要表达的尽量以其原始面貌呈现,让各地的读者能一起共享喝茶的乐趣。我们也认为这是当代很重要的茶文化推广工作。本茶道术语翻译及审定工作 始于2010.01月,一直持续进行中。英文翻译:Katharine Yip。(文内之编码系方便中英对照之茶道术语)

 

  (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