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55.幹啥要奉茶-许玉莲

幹啥要奉茶-许玉莲

幹啥要奉茶-许玉莲

啥要奉茶

许玉莲

20071010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遇茶茶专栏

京城门市店的茶艺眉妹,训练她们“客来奉茶”这个指定动作,比登天还难. ”客来奉茶”的流程本该如此:每朝报到後,用砂壶泡茶,趁热让它盛进保温瓶,置于迎客处,以便客人进门之际,能迅速奉上一杯解渴,或打招呼什么的,也许也不为啥,就純粹像那支儿歌“客人来,看爸爸,爸爸不在家,我请客人先坐下,再敬一杯茶。”

客至敬茶对于我来说,是中国人与生俱来的人格魅力,没有任何矫情,不图丁点目的,像孩子般单纯地奉茶,是最叫人心动。茶艺眉妹根本从头至尾未认同奉茶的需要,当然也无法从心而发完成这美丽的符号.

她们待客的肢体语言异常地慢悠悠,清清楚楚三位客人走进来了,倒茶的眉妹依然会得发出问讯给同伴:总共几位?仿如她是瞎子.奉茶托盘就在眼前随手可即的位置,倒茶的眉妹也必得给同伴发号施令:把那盘端过来.原本一人在一分钟内能舒服完成的任务,她们须动用三人,每人至少蘑菇五分钟.末了茶也敬不成了,她们比谁都理直气壮:谁让他走得这么快,关我啥事呀?

她们的解释词可从马连道上一直排列至紫禁城,我只觉晕,不愿听.几乎每个眉妹都认为别扭,说那位是同行业者,只不过来咱家打听行情,幹嘛要奉茶给他呀?傻呀.又说这位未曾给咱家买茶呢,何必奉茶给他呀?还有害怕被拒绝或曾经遭受过拒绝的说,我给他奉茶,他都不尊重我,我幹嘛要给他奉呀?

茶礼,我们就这样把你丢失了.

有回我误打误撞进了家陌生的茶店,正看着,忽闻一客人吵嚷起来:你罐子上不是标明一千元吗?这会儿你却报三百八十,你这是什么意思?

咋听之下,以为店家把口报价格说得比标识价格来得高,但,不是,果然,他接着说:你教我怎么相信你呀, 如果这真是好的,一千元的茶叶也能随便喊三百八十的?你随便喊三百八十的,我还能相信那就是三百八十吗?

店家觉得被冤枉了:你这人怎么了?我那一千元不就是标给老外看的吗?我这不是给你报最低价了吗?….

我心里非常的不踏实,这是八字辈独生儿的处世宣言吗?还是大京城既成事实的做人格言?用平常心境,用分享态度,为路过的人提供一杯茶,歇息片刻,是任何一家茶店不费吹灰之力皆能做的小事,只需少撮茶叶,少许时间,千丝万缕的人情香都在里头了,又何至于浮燥如此,尽在嘴皮子上玩弄机心.

  (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