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3.「泡茶师作品」的分析-許玉蓮

「泡茶师作品」的分析-許玉蓮

「泡茶师作品」的分析-許玉蓮

 

 

「泡茶师作品」的分析

許玉蓮

「泡茶师的作品」比起「制茶师的作品」难懂,因「泡茶师的作品」并不只针对「可看见的」品茗空间而已。

制茶师于某段特定时间,在制茶空间施展一些被认可的手艺,或用手或借助机器操作,致使茶鲜叶转换生命的形态从茶青变成茶叶,茶叶即成为制茶师的作品。拥有一包茶叶,是拥有一位制茶师的作品。

茶叶其物具体可看、可嗅、可触摸,可收放着让它永远维持那个样子坐在那儿,它不会消失,像这样的作品,满足了实实在在「有形」的握在手中的「拥有欲」,相对容易理解作品的涵义,像字画、茶壶、雕塑都是有形体的作品。

茶叶作品被创作的大前提:茶叶是要拿来泡茶喝的,不然我们没有制造它的理由,鲜叶在树上不日将枯萎、死亡。茶鲜叶被制成茶叶作品后,有一天它会来到品茗空间完成「活着的使命」:即释出茶汁供人品用。泡茶师为了让茶叶作品「绽放生命」,就必须制作一个泡茶喝茶的地方,将所需要的设备摆布出来,独自一人或与一些品茗者汇集一起举行泡茶、喝茶之事。泡茶师制作的品茶空间(含茶席,下同)、行茶法、经过浸泡而从茶叶深处释放出来的茶汤以及喝完茶后的茶渣,谓之泡茶师的作品。

「茶汤会」整个过程会随着时间的过去而成为过去、茶汤喝了就无了,看不到摸不到也嗅不到、茶渣看了之后也丢进垃圾桶,这些从有变成无的泡茶程序、茶汤、茶渣,由于「握不住」,常常令人忽略它们才是组成作品的重要部分。

如何才能掌握住泡茶师的作品呢?不要把时间花在担心时间的流逝,时间总会过的,不要为了「怕忘记」而顾着拍照留念,整个过程变得只庸庸碌碌忙着摄影。泡茶品茶的过程一定会随着时间逝去的,故举行茶汤会时要全神投入,把当时的一分一秒都过好,时间虽然会永久消失,但在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体验与接收到的领悟却会一直留在我们的身体,化身成为我们灵魂、智慧的一部分,永远和我们在一起,记忆可抗御时间的消逝。故泡茶品茶时要尽量清晰地感受整个流程、要敏锐地注视别人用心的所在、置身其间迎接正发生着的茶事。

「茶汤喝了就无了」它还算是作品吗?当然它是,凡眼睛看到的一碗茶汤、一杯茶汤,它仍然处于「未完成作品」,泡茶师本人或与品茗者将茶汤喝了,是「泡茶师的作品」发展的进序,至此,人们才深刻的享受到这个揉合了制茶师与泡茶师的思想与手艺,最终被呈献出来的「茶汤作品」。在一位泡茶师的品茗空间里待过、品过他冲泡出来的茶汤,才算是拥有过那个泡茶师的作品。

被喝进肚子了看不见了的「茶汤作品」并不代表它消灭了,反而一直「活」在我们的身体中,「茶汤作品」进入人们的身体,它的内含物影响着人们,如:好茶让人身心舒畅,心思灵敏;劣茶消耗人们的能量,妨碍身心健康;「茶汤」会改变人们内心的气场。拥有一包茶叶或一碗茶汤而没有喝它,是不能达到这种境界的。

茶渣最后被丢弃是更难让人接受它也属于「泡茶师的作品」的一部分,一般的作品都被人们供奉在最珍贵的位置上,茶渣最后都与厨余收在垃圾桶,怎么说是作品呢?所以泡茶喝茶的人在茶汤会进行的最后阶段,要将茶渣好好的请出来,好好阅读一番。预备一优质雪白的瓷器,拿起渣匙细心地将茶渣从茶壶邀请出来独坐大雄峰于瓷盘中,从各个角度注视它。这时的茶渣,悠悠然的以完全没有修饰的茶体呈献,不外求任何多余的奢侈的面相,此乃辨识茶渣作品。阅读完毕,将茶渣郑重地安放入滓方才结束茶汤会。懂得茶渣亦有生命,尊重它完成生命的方式,茶渣就是作品。

发表于中国《茶道》杂志每月专栏(完稿20150429)

下图:作者许玉莲。马来西亚茶道研究会会长

 

  (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