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99.烂熟于心的泡茶表示很好吗/许玉莲/20200924

烂熟于心的泡茶表示很好吗/许玉莲/20200924

烂熟于心的泡茶表示很好吗/许玉莲/20200924

烂熟于心的泡茶表示很好吗/许玉莲/20200924

有泡茶者说“我天天泡茶,顺手拈来就泡。我早就烂熟于心了,闭着眼睛都能泡”,或许有人也曾对泡茶者说过同一番话,然而烂熟于心并不是恭维一个人泡茶泡得很棒,水准很高的赞美用语。泡茶泡得太熟练了就心不在焉,哪怕他泡的茶不会过浓也不太淡,但是他永远那几招的死板泡法,不能结合实际情况,并没有个人真实感情的投入,动作再熟练,茶汤不见得很好,喝起来也不会有那一口灵性。就像人与人相处也一样,有者很懂应酬手腕,任何时地说话都一套套的,对交际程序烂熟于心,不过这样反而显得表面化与俗气。有些人说话不是那么流利那么公式化,但发乎真诚,甚至有点结巴,那不是反而很可爱吗。

我们要求泡茶者即使对泡茶已进行一遍又一遍地温习,整个情况也很有把握,但他的心态依然要保持很谨慎,还要很紧张,唯恐把茶泡不好,这样才会激起我们想要做出更美茶汤的决心。泡茶,不只是为了把动作做得很妥当整齐,表示很厉害没有出差错;如此照本宣科,大家只看到泡茶动作,无法体会他的茶汤,相反地更担心他会把茶泡坏了,因为标准动作的熟练是表面的,不深入也不灵活。有泡茶者把泡茶动作练得滚瓜烂熟,不过为了摄影和录像而摆pose,这种肢体表演已经离开茶道主题了。一个真正很会泡茶的人,他在泡茶时会非常专心地关心泡茶的水、关心茶叶用量、关心浸泡时间,我们看到这样的人在泡茶比较有感觉,领悟到这是茶道艺术的呈现,自然而然会关心他的茶汤,并且信服他会泡出很好喝的茶汤。只要我们很专注泡茶,把心放在茶上,每一个动作都是为了把茶泡好,它的威力是巨大的。

真会泡茶的人,他不仅仅技术娴熟,最重要的是他会将每一次的泡茶都当作第一次来泡,投入专注和认真,保持热情与好奇心,把心溶入对器对茶对水温对浸泡时间的细节与内涵里面,这样出来的茶汤才有生命力。由于每一次的温故而知新,才会每一次都有新的发现,新的体会,无数次沉浸,无数次的“无”,又产生出无数次的新的“有” ,日新又新的想法和进步会带来有别于平常那样的泡茶法,于是茶道作品、茶道艺术意境皆一次又一次地获得更新。一些艺术爱好者者也喜欢夸口“我弹首曲子还不简单”,“画个风景能难得了我吗”,诸如此类烂熟于心的宣言,只显出了他们吊儿郎当的敷衍心态,弹琴者如只注意到这首曲子练习得熟练不熟练,我弹下来了没有,最终我们也只能看到他的速度、指法与听到一些声音罢了,都是表象,与音乐的艺术性差好远,好听的音乐要有情感的投入,泡茶也如此。

泡茶动作很熟练标准,熟练到每次都一模一样,不代表艺术内涵也强,这种表象越是整齐划一越会淡化茶道的艺术性。我们喜欢泡茶时自然流露“拙趣”,拙是即使程度很深,心中有数,手势流畅,但过程中深藏真性情,即使出一点小错也带着一种内蕴的自信,比如到最后一刻他还是伸手去罐子拿多两条茶叶投入茶壶再加入热水浸泡,这种表现妙在“巧与不巧”之间,它值得让人仔细体会、慢慢琢磨,喝了茶品味之后觉得这两根茶叶实在不能少,就会觉得他的作风更老辣、更精炼、更质朴。

福建《茶道》杂志专栏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