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32.茶艺员谁最酷-许玉莲

茶艺员谁最酷-许玉莲

茶艺员谁最酷-许玉莲

茶艺员谁最酷

许玉莲

20070919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遇茶茶”专栏

在茶城边上开茶铺做买卖,总得雇用几个人烧水泡泡茶,顾前瞻後导购导购什么的.这些个帮手,数福建人最任劳任怨,上刀山入油锅,往往第一位拍心口,无论男子女子,没有考虑第二秒的.

还不算,长辈喝茶他候着,老师讲话他听着,有什么麻烦客人他接着,保管大丰收尽兴而去.端午了,他还会得裹肉粽子请你到家里吃,小套间狭窄是狭窄,但他自顾自发光发热,自成一个小宇宙.他总是忙着干活过日子,哪个劲头,真是,除死无大事.当地人背后管他们称”福建帮”是也.

福建人有提携老乡的情意结,许也是潜意识的不信任,经营茶铺需要的人手,统统同姓三分亲,你一眼就能看出他们的血缘关系.过不久,他们就一家子一家子开枝散叶在茶城每个角落.

另有一族群,当地人称为”南方人”,有点搞不清南方到底以那里为界限,总之浙江人是其中之一,你见到店堂上动作最利索,走路带小跑步的样子,说话又快又清脆的女子就是了.这里肯定专指女子,南方男子据说像一团饭,被放逐了.

浙江女子眉精眼企,到底较接近上海,随时与人维持一段都市人若即若离的安全距离,交割银钱时你绝不能少给这女子一分钱,你有辫子让她抓住了,她必有法宝叫你把钱给吐出来,绝不委屈.那是掌柜们都喜欢的”女杀手”型号服务员.

任谁都不情愿聘用当地北方人来当茶艺服务员.北方人与天子皇帝毗邻近千年,难免麽,耳濡目染了一些贵气,用流行语或称为大气,但大气中的坦荡,简单,刚毅早已被他们的祖辈们花得干干净净,他们剩下的许只是娇气.无论有钱或没钱,一律非常地娇生惯养和自视过高.

服务业对他们来说,只是一项低声下气听爷们使唤的怀才不遇的工作.为了抗御这种不适感,他们也就把自己武装起来,永远袖手旁观,用轻视的眼光向来客瞅一瞅,老佛爷似的从鼻孔应酬半声,像是在警告:”那里跑来的乡巴人,你也配我来侍候你.”

爱买不买,贵客自理的漠不关心,在这里实行得最彻底.

我所见过的几位北方女子,任职茶艺服务员,都以”结婚员”为最高理想的终身职业.天天上班的态度,只不过是零售时间以换钱.日复日,一门心思只期望能找着个大买家,大手笔断货收购她的一生.眼前这笔鸡碎咁多,谁稀罕.

  (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