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57.茶道的“好”在哪里“美”在哪里/文/许玉莲/20160814

茶道的“好”在哪里“美”在哪里/文/许玉莲/20160814

茶道的“好”在哪里“美”在哪里/文/许玉莲/20160814

茶道的“好”在哪里“美”在哪里/文/许玉莲/20160814

许玉莲茶道作家

茶界里有许多不经思索、脱口而出的惯用语,仿佛不这样说,就会受他人排斥说自己不懂茶道,喝茶身份则不体面,大家盲目描述各种无甚深究其道理何在的词汇,事实上并没有完成传达看法的效果,缺乏自己思考即说的说法,无疑是不懂得恪守原则、珍惜自己信念的怪象,说多了是丑化自己智慧而已。

看一下,这些说法真能代表茶质很美吗?“自己亲手做”,这话在茶界掀起狂热,都说喝茶者要亲自深入茶山餐风宿露採叶子炒茶,自己做茶才最美,旁的人也不敢反对什么,一致认为虽然非专业制茶者甚至是一窍不通,但“自己亲手做”足见他用心,茶就因而“美”了。这和“手工茶”一样是荒谬迷思。是否茶人亲自制茶或茶叶是否手工做,与品质是否优美,期间没有必然关联,品质最重要是取决于制茶者功夫是否到家。

“遵循古法”、“传统工艺”,大家一听到什么祖传什么年代词汇便着迷了,不分皂白纷纷就说茶很美味。无可否认,累积长久经验是有把茶制作好的可能,但并不代表这可以成为一条判断品质好坏的公式。再说,总是嚷嚷“传统万岁”的另一面,是否也隐藏着不求精进的心态?

“很干净”、“没有异味”,这些品茶心得大家天天说得好像有多么超然、那茶有多美的样子,我认为这是何等失礼的说法,对泡茶者专诚拿个好茶出来泡的真情是种冒犯,因为人们在喝茶前已经带着“茶会有怪味”的偏见,才会感觉“想不到可尝到没有异味的茶”。这种评论字眼使人误解茶本不应该干净似地,以及暴露评论者对茶的无知。

“纯料茶” 是说同一时间从同一棵树上采下来的同一等级的茶青制出来的茶。 “古树茶”是说采摘树龄百年以上的茶青做成的茶。他们说没喝过古树纯料不算是喝过茶,听到“冰岛”、“老班章”、“正岩”这些地方名称像疯了般,仿佛多了一根其他的茶都不行的样子,也不管讲的人懂不懂、茶叶是否真的纯料、质地是否达到美的标准?他们丧失自身的判断力,听人说好就赶紧去抢购,是不是有点智商不足呢。

“黑茶的金花越多越好”,“白茶是一年茶、三年药、七年宝”,茶界把将这两句话当歌来唱。成品茶应制作到上架就可以喝,这是责任,要多少金花才是受欢迎的适饮期,每位品茗者要找出适合自己体质与口感;金花过多,则“菌味”增长茶味削减,那时的口感会出现寡淡、薄弱现象,并不美味。

听说这个好那个美总要去买到才安心,否则喝起来总觉不过瘾,在在显露集体不思考的状况。那要怎么做呢,需真正了解影响制茶好坏的因素,把每个制程找出真正的道理。要从泡茶、茶叶、茶器、泡茶空间一样一样去细细体会,真心诚意去思考可显出美感与艺术的内涵,找到就要有信心去做。别看到没有人这样做就觉得心虚,茶道的美,茶道的好不是跟着赶“火”赶“红”的,对茶道的内涵要有自己的信念。

事实上通过长期练习,一次又一次的培养自己的察觉力,才能抓出茶道的好好在哪里,茶道的美又美在哪里,到了那一天,大家会分辨得出其中的差异,即使它们是微小的。

(20160814茶道杂志 专栏稿)

许玉莲茶

 

 

 

  (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