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81.女子与茶-许玉莲

女子与茶-许玉莲

女子与茶-许玉莲

女子与茶

许玉莲

20090906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专栏

记忆所及,本地实行婚姻法令,即必须到婚姻注册局登记注册获批准,才好算是夫妻,那时我哥其实经已成婚,并育有小孩。据当时的说法,于法令实行之前凭传统方式结婚的夫妇,只要能提出证明,也算合法的。

我哥刚巧要申请一些什么,须呈上证明,第一件,是那种印着龙凤图案大红颜色,用毛笔金墨龙飞凤舞书写着结婚日期的册子,坊间宗祠或家族长辈曾作见证签上大名。第二件,所谓传统方式,就是把新娘迎娶过门时,曾举行敬拜奉茶仪式;新娘逐一奉茶于夫家长辈,而夫家小辈们则须奉茶于新娘,并且双方须立即在辈分上改称呼。

于是夫妇俩将旧照片全抖出来,轻而易举找到许多奉茶仪式的纪念照。至于结婚册子,对不起,没有。他们以为奉茶就是结婚仪式的全部。大红册子,我哥吩咐我到文具店帮他买,买回来後他亲自出马舞文弄墨,到底让他过关了。

有段时期,特别流行简单结婚,有些人很不耐烦繁复的婚礼俗例,小两口子心血来潮跑去注册局画上一个龟,神不知鬼不觉就结婚生子去了。但往往一旦他们面对对方的家人,再惯性自由潇洒,不喜受约束的夫妇,也不会抗拒家族成员所安排的奉茶仪式的。

邻居有位长男,赴首都工作多年,据说婚也结了,小孩都有了,从没回来过。一日忽然邻居家人声吵闹,我们走过去伏在窗口看望,原来长男带着女人及小孩返归探亲,在拜神祭祖。接着有位阿姨用托盘捧了只大瓷壶与几只茶杯从厨房出来,边嘀咕说要让媳妇奉茶,给婆婆喝一杯已经等了许久的“新抱茶”。他们可不着急问两人注册了吗?

茶叶在婚礼中所扮演之角色,从古早的“从一而终”寓意(因为多般属于买卖婚约,由男方买女方,故买家要求卖家永远不得毁约,生生世世保用),变成“吃茶礼”意即约定要结婚,有点像现代的订婚戒指(但这种茶礼一般由双方父母或长辈执话事权,老人家四处留情,爽爽就吃,惹来多少恨);再变成“认亲茶”形式(先将新娘的锐气挫一挫,娘家归不得,婆家充满君临天下的优越感?寄人篱下焉得不放软身段?);女子与茶,纠缠许多年。

及至如今,虽然政府已立法结婚必须到婚姻注册局注册,但新娘奉茶仪式却如烙印般经已植入人们的DNA中,奉茶,等于是婚礼中签名式的仪式,奉过茶,表示可以名正言顺繁衍子子孙孙,喝过这杯茶,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1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