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50.纯茶道的觉醒–许玉莲

纯茶道的觉醒–许玉莲

纯茶道的觉醒–许玉莲

 

纯茶道的觉醒

许玉莲

要说纯茶道,因为茶道变质了,茶人也渐失散了。茶道原来指泡茶、奉茶、喝茶这一桩事,泡着、喝着、天天把玩着,于是磨出许多平常不怎么上心的事情,与茶有直接关系的水、器、环境、时间、手法,或是从坐的方式到吃饭的方式,无论它们是多么微小,或有人觉得无关重要,但泡茶人为了能更好地泡茶,会重新评估这些器物和行为,必要时调整、归纳它们,使到它们能够为茶服务。如:我们如何提起一支有二公升那么重的煮水壶?所以我们知道坐时下盘要稳,上身才能活动自如;下盘欲稳定则双脚要平踏地面、双肩放松;提煮水壶要方便使力,则需握住提梁后端、手肘垂下不可高于肩;要手肘能够安然垂下,桌面和椅面的距离需缩短,不能用平常吃饭的桌子,一般餐桌高约三十一英寸,泡茶桌只需二十七、八英寸,提起煮水壶刚好落在泡茶者胸前、壶的位置。桌椅调整了,人的动作会随之产生新规范,其他种种也会配合进来,于是为了可以安全使力提煮水壶,它背后藏有一点一滴累积出来的泡茶喝茶的真实经验,此些个定位牵一发动全身,充满了茶道张力。

但现今大家习惯都改了,这是一个你要什么知识与照片都可从网路截取的时代,大家泡茶、喝茶不再从自身出发,他们从网络获得具体数字、描述和照片后就依样画葫芦模仿,煮水,觉得要用银壶、喝普洱,非要单株纯料,连买个茶杯、穿何服装都有清单,大家不再自己观察、琢磨事情,只依赖那些清单例行公事一番。商家看到机会,把照片资料贴网路当营销手段,如它说用老旧纯锡杯托好,第二天这些杯托就供不应求了,它说喝岩茶就要喝“马肉”,人人就迫不及待摆个茶席献宝;营销是没错,可带动经济和文化发展,令人奇怪的是为何大多数泡茶、喝茶者会对这些资讯趋之若鹜,乖乖听话全单照做?是否意味着大家希望赶紧得到认同、以便赢来羡慕的眼光?殊不知“茶道之事”自己要分辨得出来,而不是花很多钱就能买回来的。这对正在做茶道研究的人来说是一记警钟,即所谓的“茶道应怎么做”,由经济挂帅的商家主导,它们的资料单一而粗糙,茶道研究者是否反省如何平衡此局面。

网路的流行,是纯茶道萎缩的开始,因为大家为了照片效果好看,在茶席加入许多与茶无相关的外在事物如:复古服装、古董木头、禅意风景等;也为泡茶、喝茶加入许多情节如:谈情说爱、清歌妙舞、忠孝節義;光是有这种表面视觉的敘述而忘记茶道必须从茶汤、喝茶里找出真理,更误导大众以为茶道只是人们虚情假意的在上演一出戏,如此下去纯茶道早晚会被牺牲掉亦不可知。人们总是爱茶道爱不够,总是嫌它太单薄对它没信心,更甚是一说到喝茶总有点心虚认为它只不过是口腹之欲的肤浅事,以致现今茶道路上只剩下商业包装的表演与复古。

如何从“泡茶、奉茶、喝茶” 直接变成“茶道”,泡茶的人需要不断改善自己与四周的沟通能力,要有能力将嗅到、尝到、看到、摸到、听到的东西加以分析和连接,应用在茶上,如此,泡茶除了是感官体验外,也可从这些感官体验提炼出一些有意义的东西。整个过程,“知识”容易得到而“感觉”很难,要把玩的是“细节”而不是“情节”。

(刊登20160511茶道杂志)

许玉莲会长许玉莲

 

  (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