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80.认亲茶-许玉莲

认亲茶-许玉莲

认亲茶-许玉莲

认亲茶

许玉莲

20090830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专栏

在一段婚姻中,由男方送茶,女方受茶的茶礼仪式,极可能是中国南宋和元朝的道学家所倡导出来的。从最初“从一而终”的寓意,提示妇女们效忠夫家永远不得变心,生,当然是他家的人,死,也须是他家的鬼的辉煌时代,不知何时,静悄悄变奏也加入了誓约、盟约的意思,

人们在相亲後举办婚礼前,往往会挑选个黄道吉日,举行“过大礼”。“过大礼”就是我们现今所说的订婚了,不管家庭环境如何,“过大礼”的象征性礼品里,茶叶一定是少不了的。

“吃了某家的茶礼”,表示已经应承对方的婚约,不日便即举行婚礼。“茶礼”在这边,似乎带点“订金”的意思。梁祝、宝黛永远也不会知道,在很多很多年後,“挞订”是件非常微不足道的事情,说不上谁负谁,爱,要坚持争取朝朝暮暮到底,很少人再会为“订金”心碎而死的。

至于在迎亲时新郎来到女家,拜天地祭鬼神之後,双双跪下给长辈父母奉献一杯茶的仪式,是较后面的事情了。在中国旧时民间,这礼俗通行于汉族,是一杯“谢恩茶”,代表新郎新娘感谢女方家族的养育之恩。

嫁出去的女儿如泼出去的水,最后一次的骨肉相连,以一杯茶来道尽前半生的恩怨情仇,从此无瓜葛。如此绝情,我直觉当中隐隐然仍旧遗留“从一而终”的寄托,断了新娘回娘家的後路,新娘们唯有“叠埋心水”到男家开枝散叶。

婚礼那天,新娘到得男家以后,同样地必须向男方家族祖辈家长行礼奉茶,这一杯,他们却叫作“认亲茶”。孤身上路的苦女子奇女子,首本好戏当然是先低声下气认亲认戚,最后能否修成正果坐上莲花,那就看阁下造化了。

我也喝过“认亲茶”,三年前吧,红泥山新村的外甥结婚,将新娘迎娶入门时,成群结队的三姑六婆姨妈姑爹等着候着那杯“新抱茶”,在众神主牌见证下,我们轮流出列接过茶,象征式吸一口,给新人一封红包,认亲仪式即宣告大功告成。不设防中,只听大妗姐用很愉快的语调询问婚礼中的婆家,“ 还有什么先人遗漏吗?“

我姐沉吟一会,轻飘飘说:“请他外婆上来喝杯茶吧。”我心头一荡,啊那是我们先母了。大妗姐于是振振有词唱将起来,突然沉静,把杯高举,接着把茶洒在地上,又唱:“喝了这杯茶,你就回去吧。”就这样,我母亲来如风去如影也与新娘认了亲。

 

 

  (1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