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30.仙界茶-许玉莲

30.仙界茶-许玉莲

仙界茶-许玉莲

仙界茶

许玉莲

20090322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专栏

Sunny来电问,与朋友到巴生吃肉骨茶,要带那种茶下饭最正?我的不可取代的天仙配,是永远的岩茶。中国福建省西北部,武夷市内武夷山栽种在石头上的茶。

我对武夷的印象非常好,并非它山河如何壮丽,也非它的景色如何多娇,我只觉它天地有一股仙气。在武夷唯一的大道来回奔驰,可关掉车上空调开着窗口,清新甜爽的空气自然免费飘送。深夜,车子接近天心村入口处,黑沉沉,冷幽幽,独那正在制茶的茶香随风而至抱满怀,从来不曾试过拥有那么多香气,以为自己误闯仙界。

天心村的茶农以前原本都住在武夷山上,吃哪睡哪也在哪种茶炒茶,约二十年前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武夷山列入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地名录後,茶农们就被迫几度迁移,搬到山下这里成立天心村。天心村家家以做茶为生,里头住了几十户茶农,所以每逢采茶季节到了,铺天盖地的鲜叶就在这进行着各种各样的制作工序,香得惊鬼神泣天地,让茶民为之动心动容。

岩茶的香味,次次喝都有不一样的浓醇,回甘,一滴一滴都是活的,于舌尖间溢出生命,它可以鲜美得如水蜜桃,也能甘饴得如青苔汁,与肉骨茶的肉汁药汤味是一对天王天后的绝配牌。

岩茶的特别,在于它的“不拼配”。生产岩茶的茶树拥有许多独特品种,像我一直不断在怀念的甘榜榴梿,甜酸苦辣各式味道皆是这

么可爱可敬,为何榴梿商只让我吃那些名叫X4X4的劳什子?岩茶的珍贵是,一直到今日,仍然还有不少茶农世袭传统制岩茶的方法,同一个茶树品种,采到多少就做多少,绝不会为了产量而将所有鲜叶混合着来做,使彼此都失去自己的姓名与个性。

为了维护世界自然遗产之名,茶农除了须搬离武夷山,以免将环境污染,他们同时也在心甘情愿或非自愿状况下付出另一重大代价,就是不得在山上随意栽种一花一草,即使那块地属于他们,因为那将会改变山上的生态环境。茶民巡游山坡时,刚好是执法人员执行任务之後,地上尽是些从泥土拔出来的枯黄小茶树。

不能种植新茶树,不愿拼配混杂品种,是导致岩茶产量越来越少的主因,这个茶三,五斤,那个茶十来斤,须依照每个茶的脾性适时适地给与走水啊,发酵啊,炒啊,焙火啊,那所花费精神及工夫只会加倍的多,如此精心炮制的限量手工茶,往往是买得起的人不会喝,会喝的人买不起的红颜祸水。据茶农说买得起又会喝的人是韩国人,他们不但带着钱来买茶,同时也带着期待与珍惜之情,卖了给他们就感觉高兴些,因为知道茶将不会被糟蹋。

有人骂我,这么贵的茶拿去配肉骨茶岂不糟蹋?啊你还不明白这是一件与钱无关的事?生普洱太利,熟普洱太平,绿茶太清,花茶太艳,唯岩茶门当户对肉骨茶的肥。

(1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