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16.第一波私塾式茶道教室-蔡荣章-20150709

第一波私塾式茶道教室-蔡荣章-20150709

第一波私塾式茶道教室-蔡荣章-20150709

第一波私塾式茶道教室

蔡荣章

20150709现代茶道思想专栏

市上看到很多教茶道的店面,有的标示茶道教室,有的只是一个店号。教授的内容包括泡茶、制茶、茶具、茶史不等,大多是一个月十次左右的短期课程,也有更长、甚至长至一年的师资班。针对上班族、家庭主妇,也会有专业人士与艺术界的人参加。每期完毕颁发茶道教室的结业证书。1980年来,这三十年的茶文化复兴几乎就由这些茶道教室撑着茶道知识传播的场面。在第一线呐喊的是这些教室的老师或老板,茶事活动时在第一线冲锋的是这些老师、老板,后来才加入了教室毕业的学生。有的教室还制定泡茶师检定考试规范学生的泡茶能力。

这些教室所传授的就是老板兼老师自己的茶学知识,他们自己找书看、从工作与教学中体验摸索、相互交换心得,对错好坏熔成一炉。但这确实长成了当代茶文化的身躯,不相信,摸摸看,如假包换。比起一批学者翻阅古书,从陆羽的《茶经》、宋徽宗的《大观茶论》到千利休的《南方录》,然后加以品种改良、基因改造培育出来的要像朝夕相处的兄弟。这些茶道教室都得兼做茶叶、茶具的买卖,因此也磨练了老师们的茶道真功夫。这是现代茶道要的新生命,其他文化的产生不也是要这些真实的生活体验?

这批土生土长的茶道老师、茶文化工作者,我们称他们是原住民茶人,他们捉住茶道与生活的脉动,没有太多考虑其他地区与古人对茶道的说法。他们充满着土根性,是茶文化需要的这种根深于自己土地才长出来的大树与花朵(即茶道内涵),我们要让这类茶人继续繁衍下去,让更丰富的现代茶元素活生生地呈现在泡茶喝茶之间。

1980年起的茶文化复兴中期,也就是2000年的21世纪初,茶艺师、评茶员等职业证照考试开始流行,在中国民间纷纷开设起了证照考试的培训班。他们针对证照考试内容授课,并且大部分的培训班还包办了检测,这样的茶道教室与上述那些茶人经营的私塾式茶道教室不一样,他们除了考试的内容,绝少涉及茶道,甚至连如何泡好一壶茶都不教。今后,为考照而设的教室要扩展教学内容,让原本只为考照的学员也懂得泡茶、懂一些茶道的真相,否则,那么多人误解了茶道。

茶文化复兴后,学校的茶道教育已经逐渐兴起,我们不要忽略了茶文化、茶道,甚至于茶道艺术是需要土地与当地人文的滋养,是要不断地泡茶、不断地从事茶道艺术创作的。不要让茶道教育远离泡茶、喝茶,以为形而上所成就的华丽外衣才是茶文化的殿堂,果真如此,茶文化,尤其是其中的茶道与茶道艺术,被拔离了土壤,不但无法健康成长甚至枯萎。

 

  (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