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61.茶叶是作曲,泡茶是演奏 /文/ 蔡荣章/20170315

茶叶是作曲,泡茶是演奏 /文/ 蔡荣章/20170315

茶叶是作曲,泡茶是演奏 /文/ 蔡荣章/20170315

現 代 茶 道 思 想 網 創 建 者蔡 榮 章 許 玉 蓮

 

蔡荣章茶叶是作曲,泡茶是演奏 /文/ 蔡荣章/20170315

有人说:茶都做好了,泡茶还能改变了它什么?不是什么茶就是泡出什么茶汤吗?又说:只有茶的好坏,没有茶汤的好坏。这些话的对错姑且不说(事实是错的),但都扯到了茶、泡茶、茶汤的关系。

如果说茶叶(指茶干)只是泡茶的原料,茶汤才是成品,那未免小看茶叶了,茶叶是要专业的技术与天赋才能成就的,制茶的人必须精通茶青、萎凋、发酵、杀青、揉捻、干燥、入仓等知识与技术才能完成“茶叶“这件作品,制茶师傅是倍受尊崇的,茶叶应该被视为是一件作品。原料与作品不同,原料天生的成分化较多,作品加入了很多创作者的精力与意志。

茶汤也不能只看作是茶叶挤出来的汤,就如同橘子挤成汁ㄧ样。要把茶汤泡好,必须对茶叶、泡茶用水、茶具、水温、茶水比例、浸泡时间等有深刻的理解,进一步还要将泡茶、奉茶、茶汤当作是艺术的呈现,融入美学的元素。所以茶汤的产生也是一件作品的创作。

我们应该把“茶“的原料往前推到茶青,茶青的好坏就如同橘子,有品种好坏之分、有栽培方法优劣之分、有环境气候条件之分,但人力塑造的成分不多。茶青可以说是原料,然而茶叶就不同了,从茶青变成茶叶是茶另外一个生命的诞生,这个新生命的优劣百分之八十依赖制茶师的功力。

从茶叶变成茶汤不是只像橘子挤成汁,是如同茶青变成茶叶,是茶的另一次生命诞生。茶的鲜叶在茶树上成长到我们需要的程度,被采下作为茶的原料,这茶青是茶的第一个生命周期,茶青被制成可以泡来饮用的茶叶,是茶的第二个生命周期,从茶叶要变成可以被饮用的茶汤,要泡茶者注入心血的,甚至还要让自身饱赋美学与艺术的细胞。茶的第一个生命周期造就的是原料,第二个生命周期的茶叶与第三个生命周期的茶汤都要被视为是“作品的创作”。

那茶叶与茶汤这二件作品的关系如何?茶叶就像音乐的作曲,茶汤就像音乐的演奏(含歌唱)。要有好的作曲才会有好的音乐, 有了好的作曲,没有好的演奏也是听不到好音乐的。茶叶做得很好了,但没有懂得泡它的人,好茶也只有空藏瓮底,遇到不会泡茶的人,好茶也只好忍痛牺牲。会泡茶的人可以把茶叶作品表现得更好,也可以把茶叶作品从事第二次的创作,这时成就的茶汤可能比原先的茶叶作品更有魅力,因为加进去了泡茶者的力道,也可能发掘了原先茶叶作品可以再创造的另一种滋味与风格。

但是没有好的茶叶作品,就难为无米之巧妇了。没有好的茶叶,茶道艺术家无法产生、茶道艺术无法形成。

将制茶视为是ㄧ件“茶叶作品”的创作、将泡茶视为是ㄧ件“茶汤作品”的创作。不要让制茶只停留在农产品加工的印象, 不要把泡茶只当作是把茶汤挤出来的劳务。“茶叶作品的创作”与“茶汤作品的创作”是茶文化极待建立的两个观念。

20170315中国《茶道》杂志专栏刊登

  (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