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35.瑜伽式茶道-许玉莲

瑜伽式茶道-许玉莲

瑜伽式茶道-许玉莲

瑜伽式茶道

许玉莲

20080120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遇茶茶专栏

去瑜伽课室练习,碰见两位远友,非常惊讶见到我,他们是这样说:“你也来上瑜伽课?你们喝茶的不都很古板的吗?”从小上体育课会得逃课,甚至装病的人,居然也津津有味赖着不走,确实令人好奇。

   如此偏见,已经一回生两回熟,但还是忍不住手痒,欲拨拉出来与诸君听。转念至此才发觉,怪不得有人渴望占霸一块豆腐干专栏,有什么比奉旨去自圆其说,或放马后炮,或故作语不惊人誓不休诸如此类更愉快的勾当呢?

假如一向予人古板的印象,那一定是我的错,天生我材没有用,生就一副黑面神脸孔,除了贴在大门当作驱魔用,实在不宜戴它出来行走江湖。何况人穷志短,蚁民为了省心,单调地长年施行白色麻裤麻衣蔽身,就算号称见识广的人,看来看去也只觉像戴孝,获赠送一串白眼属小事,被“咄“几声当然也怨不得人。

可“你们喝茶的”圈子不乏城中潮人,名人,达人等靓人物,他们可不古板,何必一竹竿打翻整艘船?作过数次观察和田野调查,直斥喝茶是一种老饼行为的人多般为本地香蕉人――纯粹受英语教育的华裔。在他们眼中,喝茶、卖茶很“china ah pek ”。

“china ah pek ”,该译成“唐山阿伯”吧?是南洋特产的一个轻蔑辞,直捣我们祖辈从中国被卖猪仔过南洋的出身,充满了贫穷、肮脏、粗糙、肤浅、落后、无知兼无名小卒的形容。有朋友在英国留学,英人生气时就骂他“清猪”,同样的,都是瞧不起人的心态。香蕉人同志经过英语的洗礼,有种身份漂白的认同,就伸出食指来指点江山,快人快语了。

其实练瑜伽与习泡茶有非常相似之处,开宗明义:这是一门不会毕业的课程,你必须日复日,年复年持续地练习,用你的身体来说话。

要讲究专注力、平衡感、柔软度?请一一示范如何放松眉头、眼皮、眼球、鼻子、嘴巴、下巴、肩膀、让坐骨沉陷,听着数着自己的呼吸而不迷失,守着该守的一点所在,从头至尾也不摇晃。假如你的身体做不到,那你只是听懂了一个理论。

泡茶讲究优雅?喝茶讲究休闲?请在茶器选用材料、搭配的大小、泡茶动作的左右互补、泡茶次序的前后安排一一展示出来。冲泡各类茶叶该用的投茶量、水温、浸泡时间都有基准,什么叫泡得好喝,什么叫泡得不好喝,请用你的身体做出来。

是,通过天天货真价实的操练,通过一点一滴的努力,通过运用自己的身体来把所思所想做出来,瑜伽的彻底近乎日本茶道了。看,这就是为什么我也来练瑜伽的原因。满意吗?

 

  (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