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71.大红袍-许玉莲

大红袍-许玉莲

大红袍-许玉莲

大红袍

许玉莲

20090405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专栏

武夷岩茶中的名气霸主,自然是谁与争锋的大红袍。

大红袍原丛原本在好几处山峰悬崖都长得好好地平分秋色,可自从约百年前,有位县长命人在栽种着大红袍的九龙窠峭壁刻上“大红袍”三字,渐渐无论卖的买的真的假的,统统都乐意认定,在这岩壁所出之茶才好算是正宗大红袍,其他山头的大红袍,只好是“大红袍第二代”或“小红袍”。

通往天心岩的这条深长峡谷–九龙窠,毫无意外地成为自中国对外开放后,纷纷慕名而来的岩茶信徒膜拜之地。没有参拜过这座地标?阁下的岩茶就是欠缺一分加持的味道。

九龙窠悬崖上原来栽种有六株原丛,不知何年何月已死了两株,近年所见只剩下四株,是不是上香的信徒多了,茶树因频繁应酬而导致休克?管理处从来也没给说清楚。

我看见游人在九龙窠像蜘蛛人般企图要攀上峭壁,我看见悬崖边上有座小亭,亭内有位妇女在叫卖茶叶蛋,游人吃蛋后将蛋壳,塑料袋爱怎么扔怎么扔。我看见茶民自己在山峰下拍照,如果有一天那四株茶树变成两株,茶民当属帮凶之一,别心软,将她绳之于法。

但是,不管四株也好,六株也好,即使其他岩壁所有的大红袍加起来,恐怕也满足不了大红袍人口排山倒海般递增。为了应付五十年不变的追随者,新上位的粉丝,腰缠万贯的大腕,投机取巧的藏茶客的索求与银弹攻势,大红袍早已从特殊名丛的品种,转变成一个商品的名称。

即是说,以前喝大红袍,可以喝到它独特树种散发的香味,以及绝对不能复制的个性。现在喝大红袍,全凭茶农的功夫,将做好的茶叶拼配,搏老命去复制一个最多人喜爱的口感。

故在武夷家家户户都会拥有自己的大红袍,家家户户的大红袍都拥有自己的签名式色香味。如此做法并不牵涉真假茶问题,它只有“质”好不好问题,及喜不喜欢喝的问题,如果“质”与价格成正对比,手快有手慢无。值得幸慰是,通常茶农都会将家里最好的茶叶名为大红袍。

岩茶瘾君子其实并不介意岩茶到底是否叫大红袍,只要它是好喝的岩茶,好喝的岩茶滋味细,稠,醇,活,香得入心入肺,清而远;好的老普洱茶也会出现同样特征。假如我有钱,我不会去买普洱生茶,收藏若干年后才拿出来喝。我宁愿买顶好的岩茶,马上泡饮,行乐要趁早呀。若要境界,岩茶是这样喝,开一壶茶,三泡过后,滋味正浓得化不开之际随停,含着岩韵到日落。

 

  (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