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15.是「撑船汉」还是「弄潮人」?-蔡荣章

是「撑船汉」还是「弄潮人」1 Are they Rowers or Wave Frolickers?

是「撑船汉」还是「弄潮人」-蔡荣章

是「撑船汉」还是「弄潮人」1 Are they Rowers or Wave Frolickers?

蔡荣章Rong-tsang Tsai

(2001.07《茶艺》月刊社论The Editorial of “Tea Culture Monthly”)

很多人质疑:为什么初学茶道就要考试,害得茶友紧张兮兮,甚至于望而怯步?但是如果不以泡茶考试逼大家,很多同学毕业后仍然不曾私下泡茶,甚至于还不太敢喝茶。如果是这样,你说茶道教学有何意思?这样的学茶方式,与茶为伍的时间与质量都不会太好的,过一阵子见面,他又学插花去了。
茶道教室上,我们经常提醒茶友们要「泡茶」、要「喝茶」、要「爱茶」,不能只「学茶」,若学了一肚子的茶知识,但不敢喝茶,喝了茶就睡不着觉;或不喜欢泡茶,只待别人奉茶过来,甚至认为泡茶乃仆人的工作;或喝茶只为防癌、只为瘦身、只为时尚、只为生意,并不是喜爱它。这样的喝茶态度是肤浅的,是短暂的,哪天念头一转,又把学茶的心事丢了。真正的茶人是要与茶谈恋爱,要与茶生活在一起的,这时的泡茶、洗壶、洗杯不但不觉辛苦,还甘之如饴呢!这里所说的不是对茶的贪婪,而是与之产生感情后,相互依存的那种感觉。喝茶、欣赏茶、享用茶是如此,研究茶的历史,研究茶的制造、艺术、思想亦复如此,而且这两个领域是一体的两面,缺一都达不到上述的境界。
杭州佛日禅师年轻时气盛,到处寻法挑战,曾经说过:「如有人夺得我机者,即吾师矣。」有次参谒夹山和尚,声东击西,总要显露自己一些才气,夹山亦体悟到他的可造,但总觉得是「知之」,而非「好之」、「乐之」的境界,于是说了一句:「看君只是撑船汉,终归不是弄潮人。」茶道界也经常见到这样的例子,将充实茶道知识当作唯一目标,作为向别人显耀与自我陶醉的项目,喝茶、泡茶也只是手段而已,这样缺乏喜爱、缺乏感情的「学茶」就如同渡口上的船夫,虽然天天与水为伍,但不见得喜欢水,只堪被称为「撑船汉」,但如果这位船夫在撑完船后还会经常下水玩一玩,那就可以从撑船汉变为「弄潮人」了。

以下为文內之编码Coding in the text:
是「撑船汉」还是「弄潮人」1Are they Rowers or Wave Frolickers?1

说明:
茶的“美”、茶的“性” 、茶的“境”是认识茶、享受茶的重要途径,但这部分不容易表述。有关茶道思想方面的文章,无论那种语文,都颇缺乏,现在我们试着用华文描述,再请专人译成 英文,使我们想要表达的尽量以其原始面貌呈现,让各地的读者能一起共享喝茶的乐趣。我们也认为这是当代很重要的茶文化推广工作。本茶道术语翻译及审定工作 始于2010.01月,一直持续进行中。英文翻译:Katharine Yip。(文內之编码系方便中英对照之茶道术语)

(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