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47.茶道艺术的创新要新在哪里-蔡荣章

茶道艺术的创新要新在哪里-蔡荣章

茶道艺术的创新要新在哪里-蔡荣章

2017蔡荣章

茶道艺术的创新要新在哪里

蔡荣章

当我们说到艺术,涌现脑际的是“创作”,因为艺术重在创作,创作就不是抄袭、不是复制,而是从新做起。这从新做起是发自内心与自己的意识来做,如果是发自内心与自己的意识来唱一首歌、画一幅画、泡一壶茶,当这一首歌、这一幅画、这一壶茶创作得很好、富艺术性时,我们说他创作了音乐、美术、茶道艺术,否则,我们说他唱了歌、画了画、泡了茶。

艺术作品除了要是发自内心与自己的意识来创作外,还要看这件作品的“内容物”属于自己的有多少,如果50%都是别人的,我们说它的创作力不强,如果70%以上都是自己的,我们说它有很强的创作力,如果这70%以上自己的东西,大部分是自己的旧东西,在创作的评价上会打一点折扣,如果这70%以上自己的东西,大部分是自己的新东西,在创作的评价上会得到甚高的赞誉。所谓的“内容物”是指表现的形式与美感、思想上的内涵。

如此说来,创作就是要创新才能得出高艺术性的作品,但为什么不直接说“创新”呢?因为说创新容易被误解为形式上的新,如使用了新款式的茶具、启用了新的泡茶手法、桌面布置焕然一新。创作不只是在形式上的新,更多要求在审美、思想上的深度,即使用同样的一把壶泡茶,手势也没太多的变化,但动作传达出的语言已不一样、泡出的茶汤已更具色、香、味、性的饱和度,这时我们会更加欣赏与赞美。美感、思想上的深度与创作者在专业、艺术上的涵养有关,比单纯的形式上创新要困难得多。

绘画的创新也不全在油画、水彩、水墨之外的另一种绘画材料的更新,也不全在笔法、线条、与色彩的创新,即使同样的油画,同样的人物描写,也可以一幅比一幅更有新的视觉、思想领域。有茶艺技能竞赛的评委说:“参赛时没有新的泡茶手法与茶席布置是无法得奖的。” 这是对上述“茶道艺术创新”的误解,也导致了现在看到的茶艺比赛都是争奇斗艳、花招百出的状况。

富有创作意义的一首歌、一幅画、一壶茶,还可以从艺术性判断这件作品的价值,美学、思想上的境界高者我们说它的艺术性高,与别人重复性低者我们说它的创作性高。

美学、思想上的境界在茶道艺术上是怎么表现的?在“泡茶、奉茶、品茶的动作组合”与“茶汤内涵”上。“泡茶、奉茶、品茶的动作组合”容易懂,“茶汤内涵”比较不容易懂。泡茶、奉茶的动作组合是肢体的表现,只是一切为茶,以茶为灵魂而已;茶汤内涵要在颇为抽象的状况下表现茶的色香味性,但只要体悟到同一包茶让几位熟练泡茶的人冲泡会得出很不一样的茶汤,就已接近对“茶汤内涵”的理解了,色香味性表现得愈丰富愈精彩就是“茶汤内涵”有了更高的艺术性。色香味性透过视觉、嗅觉、味觉、意识、触觉来获得,依赖对美学、艺术的修养来解读。

茶道艺术的创新不在泡茶手法与茶席布置的日新月异,也不是装饰项目如配乐、服装、挂画、插花、焚香等的新视听效果,而是从泡茶、奉茶、品茶(即茶汤)上把茶表现得一次比一次精致(包括潇洒)、一次比一次更富美感、艺术、思想的内涵。

(20160618茶思想网专栏)

 

  (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