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10.茶具上的标签-许玉莲

许玉莲。茶具上的标签

茶具上的标签-许玉莲

茶具上的标签

许玉莲

20110206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每周“茶潮”专

茶友去观赏茶道表演活动,他说其中有一张茶席,司茶已准备就绪,司仪正介绍着她们,眼看马上要开始泡茶了,这时候却有位第三者从贵宾席中跪爬上前至茶席,于茶席上的一个奉茶盘动手取下一张小标签,又跪爬回去座位,现场并没有被告知到底为了什么,司仪继续他的讲话,然后司茶便进行了泡茶仪式,茶友认为此动作相当突兀,好奇探个究竟,查实那张小标签原来是商品的价格标示,那第三者原来是主办代表之一,认为茶具上不应贴着价格标示,当堂即去撕掉。

这个动作带出两个问题,一是表演茶席上的茶具能否张贴价格标签?二是第三者在观赏茶道表演时,如果觉得有不满意之处,可否当下马上动手干涉?

我们认为价格标签有没有必要去除掉有以下做法,第一,那是属于茶人的私人自家茶具,新购置道具必定在开始使用前经清洁、去标签等处理,无论是一个碗、一片竹或一块布之类,它才能从商品、物件身份开始步入另一境地,成为茶席中有名有姓的茶具。没有了标签的茶具,表示茶人有用心照顾它、用它、珍惜它、爱它,久而久之这件茶具就变成是茶人豢养的掌中宝,假如所选茶具材质精致,再通过人、物间逐渐深化了情感,茶具甚或会成为茶人的传家藏品。

第二种做法,要谈谈茶人受邀到外地作茶道表演,或在旅途中临时需要设计茶席作交流泡茶、喝茶用的情况。茶人若随时万具皆备,去什么地方都带上自家茶具布置出一个好茶席或表演或传道,这种严谨功夫是要给一百分的。有些茶人只随身带几件不可被取代之茶具,比较通用的或季节性的就会就地取材,结果同样能摆出一个好茶席来喝茶,这种超脱功夫也是要给一百分的。所谓就地取材,我们常做的是:向主办者商借茶具,这类茶具往往贴有价格标签,就是我们考虑是否需要去掉的关键。

为了表现可以把就地取材的茶具用得像是自己的一样,可以先征求主办者同意,把标签纸撕掉,茶会过后再让它复原。但,这种时刻我们比较喜欢采取‘本来无一物’的态度,即保留标签纸在原来位置,不去除,无论有没有这张标签纸,茶盘还是茶盘,茶壶还是茶壶,此时我们要表现的是不受器物约束,心无挂碍的境界,同时它也可以是茶人向现场茶友表现真实一面的行为:茶具就是借来的。

第三者在观赏茶道表演过程中,看见茶具张贴着价格标签、或不明白之处或其他不甚欣赏之处,不要以为人家做错了,马上主动动手去纠正或干预正在演出的茶席作品,这是不尊重对方的举动,我们建议应该让作者完成其原来构思,再找适当时机去了解作者的目的。万一非动手不可,我们建议,第三者应该低调传达意见提醒作者,再由作者去衡量是否要接受修改。 (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