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79.你既吃了我家的茶礼-许玉莲

你既吃了我家的茶礼-许玉莲

你既吃了我家的茶礼-许玉莲

你既吃了我家的茶礼

许玉莲

20090531823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专栏

史上最五雷轰顶那杯茶,痴心的茶民颁了给《梁山伯与祝英台》里的“已过文定,吃了马家茶礼” 那杯。少年时跟在先母身边,她弄了个丽的呼声在家,专爱听粤剧节目,还记得当时每天分两段播放,午饭前以及下午茶段,学校读上午班时,我听下午的,学校读下午班时,我听上午的,就这样一点一滴将鸳鸯蝴蝶派的颓废爱情铭刻于心。

不求甚解,但隐然感受到茶的杀伤力,啊不能随便接受人家的茶;又或,若你想让一个人心碎而死,就去吃另一个人的茶,保送直达黄泉。一直陪梁兄祝贤弟痛哭陪了许多年。

最叫人愁肠欲断的那杯茶,自然非颁给神仙般的林妹妹不可。有日凤姐儿心血来潮把那暹罗进贡来的茶,摸了几瓶出来送给姐妹们尝鲜,黛玉吃後觉着喜欢。

洞悉一切、冶炼得一身铜皮铁骨的凤姐儿快嘴快舌调侃“你既吃了我家的茶礼,还不给我家做媳妇?”

宝黛那条连大耳窿亦算不清的烂账,向来让黛玉牵肠挂肚、有口难言。凤姐儿如此戏言,是宝黛钗三人债务事件加剧发酵之诱因,至后黛玉寒了心,终于撒手魂归离恨天。啊怎么英台吃了不想吃的茶礼,与林妹妹吃了心中想吃的茶礼,结局都是死路一条?把少年的我哭得眼睛都腫了。

后来才懂,原来在中国古代社会,男婚女嫁的结合一般是由男方付出一定的彩金与彩礼把女方交换或买过来,彩金对女方家庭虽具有很高的经济效益,但因为此姻缘事关双方一生的幸福,故当时的他们也非常注重彩礼所能赋予的寓意是什么。

从明代开始,彩礼中的茶叶,被定义为“从一而终”的象征。由于当时种茶技术仍未开发出其他栽培法,他们又认定茶树不能移植,移栽则死,因此宣称茶树只可采用茶籽直播种树,加强“从一”成为婚姻的唯一符号,要求妇女出嫁从夫。这就说明,茶叶的地位为什么会凌驾在众多彩礼之上。

甚至后来民间或为双方孩子定亲,或男方说亲或女方受聘,也会顺理成章说成“受茶”,“吃茶”,把彩金改称“茶金”,把彩礼改称“茶礼”,进一步巩固送茶仪式的必不可少,只有经过这样做,这段婚姻关系才会被确定,婚约才算成立。(祝贤弟,林妹妹,茶礼既吃,大势已去矣。)

 

  (1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