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15.茶道表演的现代精神 许玉莲

茶道表演的现代精神

许玉莲

茶道表演的现代精神-许玉莲

茶道表演的现代精神

许玉莲

2011.5月台北国际无我茶会暨茶文化节论文集

内容摘要 泡茶就泡茶, 喝茶就喝茶,为什么要有茶道表演?每每提到表演,人们便会认为这样的事物是脱离生活的,质疑它的存在意义。茶道表演,是一门借品茶环境的设计、冲泡技艺、茶人泡茶的肢体语言以及冲泡出来后的茶的滋味来铺陈表述思想内涵的作品。我们看,我们触摸,我们听,我们嗅闻,我们啜饮,“茶道”直接进入我们体内,撞击我们的灵魂,影响我们如何看待生命。泡茶,不再只是几个比手画脚的姿势而已,喝茶,也不只是为了解渴而已,故此要怎样才能做好这样的一个茶道表演,要从何处着手找寻演出的题材,而这些茶道作品于茶文化生活又起了些什么作用等都是本文要谈述的。

 

关键词 纯茶道   纯创新   茶道风格     茶道精神

 

The contemporary spirit of Tea performance

Abstract

There appears to be no common ground between tea brewing and drinking with a visual performance.  Or is there something in common after all?  Visual performance conjures up impressions of activities that have little to do with reality.  Often, their presence and its meaning are questioned. In essence, Tea performance (the abbreviated form for the term Way of Tea performance) is an expression of our thinking, or externalization of what is going on in our mind, by way of the surrounding, brewing technique, body language of the tea brewer, and the brew itself.  Through the senses of sight, hearing, touch, smell and taste, the Way of Tea enters into our body, creating an impact in our mind and influencing our view towards life. Brewing is no longer mere movements or body language, and drinking is not just for quenching thirst. In this light, how should a tea performance be conducted to fulfil its role? How shall we look for a theme? And how would such performances contribute to the Culture of Tea in general? This article seeks to explore these issues.

Keywords

Pure Way of Tea

Pure innovation

The Style of the Way of Tea

The Spirit of the Way of Tea

 

 

“纯茶道“表演的推行The promotion of Tea Performances

近年,在各地区举行的茶文化交流活动中,茶道表演已蔚然成风成为中流砥柱的‘节目’,这是很精彩的一个里程碑,显示人们越来越注重如何装置品茶空间、茶席设计的风格、冲泡技艺、茶道境界及茶人精神等等较深入的表现与探讨。首先谈谈茶道练习者在发表一个茶道作品时,会较常遇见的一些状况,比如茶道表演时所使用的茶叶、茶具和冲泡方法。

呈现一张茶道表演作品时,有必要一定得选泡自己所代表的地区所生产的茶叶吗?是否也必得选用所代表地区制造的道具?就实地观察以及阅读文字与图片记录所得,大约百分之八十的茶道表演作品都是毫无意外这样做的,比如我们会看到浙江来的展龙井茶席、云南来的展普洱茶席、台湾来的展冻顶乌龙茶席、日本来的展日本茶道等,如不,很快的就会有人来质疑那张用‘外地茶’的茶席到底够不够正统与专业?有没有资格冲泡‘别人’的茶了。

我们认为,当代茶道表演可按两种不同的场合来规划,第一是茶产业代表所举办的活动,茶产业属于茶文化生态里的其中一根柱子,众企业茶商汇聚,设计茶道表演作品时将本身出产的在地茶溶入,是理所当然的传播与交流渠道,比如来自斯里兰卡的茶商带来斯里兰卡红茶茶席,来自法国的虽然不出产茶叶,但企业拥有品牌茶,很自然的属于法国品牌的茶叶就会被安排进茶席中,茶友就可从这些来自各地区产业的茶席中吸取第一手的产品资讯,是发展茶文化有效的方法。

有些主办者甚至每办活动都指定,各地区参与者必须带来当地签名式的标志茶,标志茶所喝之茶是否属于当地制造并不这么强调了,它的意思是“一看你泡茶喝茶的样子,就知道你来自何方”,借此完成“国际茶文化交流”。标志茶也不必是属于日常饮用茶的生活方式,比如马来西亚的不能不表演一边翻筋斗一边拉茶的特技,阿里山的无论泡什么茶肯定要跳着山地舞进场了,是另外一种“当地茶”,对广宣茶文化的渲染力是绰绰有余的,因为大部分人看得津津有味。

第二种场合可说是比较学术性或称‘纯茶道’的表演,在这里,茶道的意义是无须规定用什么种类茶,不拘泥于茶人一定要冲泡本身的当地茶,也不禁止任何流派(如有)的冲泡法。茶叶,茶具只是道具,只需用对地方用对时间,不管何地出产并不影响茶人使用它通过它来表达有关茶道的思想、美感和领悟,比如英国人的下午茶所饮用的红茶多产自印度,摩洛哥人的薄荷茶所用的珠茶多产自中国,香港人擅长的普洱茶法的普洱茶则产自云南,难道我们就因为此数地区不产茶而判定他们没有茶道专业精神?也不具备冲泡这些茶的资格?这是不正确的。

我们认为茶人对所用的茶有深刻认识和体会,对选用的茶具能充分发挥其功能与美感,有精湛的泡茶技法并每一次都能把茶泡好来喝,才是茶道表演的出台基准。我们要努力的是让更多‘纯茶道’得到发表的机会,让茶道百花齐放,接受考验再去芜存菁。

“纯创新“茶道风格的提倡The advocacy of pure innovative style for the Way of Tea

当我们鉴赏一张茶道作品时,不应以茶人泡何种茶类、规定该茶在何地生产,或者强制性要求所用茶具必得来自什么地方,成为去判断这张作品的质量的主要原因。茶叶、茶具可来自世界各地,每一地区的茶人可拥有自由与主张采用那一类,它重要的是如何表达茶道的内容、内涵,以及有属于自己思想性的风格,不受任何产品或产区的影响。以钢琴家为例,当傅聰演奏萧邦的《波兰舞曲》时,人们不会在意他是否在演奏一支由波兰人或中国人写的曲子,而是欣赏他对音乐的投入感情和卓越的演奏技巧。

所谓的有个性风格,即是,基本功要做得一丝不苟,溶入表现时却有自己的姿势与气势,比如说书法,它有篆、隶、楷、行、草五大系字体,写篆要有篆的样子,写草要有草的样子,那是经过千练百锤的体能练习所得,但如果一直如此下去,就是摹仿而已没有突破了。如果在一个‘字’里面,没有藏着任何‘字体’,纯粹‘喜欢怎样写就怎样写’,那是不行的,那只能是涂鸦。如果以为‘写下来的就叫作书法’,那是妙想天开。如果能在基本功上加入本身思想性的主张,那样才算是有风格的书法。

茶道风格的形成也如此,茶道作品的好坏,是从有形的泡茶动作去表现,当一种冲泡技法得到有系統的提煉,并且,这种手法能够将茶汤应有的味道与水准发挥得很好,它就会將一個單純泡茶的主題變得宏大、凝練而立體,因此产生无形的美的价值与张力,这就是成为一个好的茶道作品必须感动人的地方,也就是我们要说的风格。

茶道风格的形成有三种手法,第一种继承传统,是过去的时代、过去的人已经沿用开来,当代人有意识或无意识照做,比如印度喝马萨拉香料茶、北京喝盖碗茶,这种传统较为通俗,也相对缺乏变化,单调,不必什么文化准备。

有些传统转向更多娱乐价值,比如四川的长嘴壶功夫茶艺,固然让人容易接受,没有产生障碍,但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太传统的,并无适时加入新生命的茶道,它会逐渐被淘汰,或只变为人们的一个生活习惯、或民俗表演而已。

另一类传统,是纯粹历史的烙印,一切形式与细节都经典完美,这类完全改不动、代表着一种强烈文化精神的茶道,只能当作一种仪式进行,假以时日或许都将进入博物馆成为古董——比如日本茶道,古董必须让其维持最原始典范的风貌,或膜拜或仰望,不应再改造或更变它的样子,或随便诠释它。

第二种风格是在传统茶道上再创作,由所谓的正宗原产地,被正式或非正式带到各地去,比如中国闽粤地区的传统工夫茶,传至香港、台湾、马来西亚、星加坡等地,这种当时属于从外地来的茶道,经过多年当地色彩的感染,其中部分地区已将之加以研发或修改,变成一个再创作,成为‘当地传统’。

第三种茶道风格的形成是纯创新的风格,每个时代都应该有人去尝试做,虽然,一百年里也许只会出现一个划时代的创新,比如Thomas Sullivan于1903年破天荒实施茶包运用,因而缔造一种全新的喝茶文化,比如台湾蔡荣章于1980年将小壶茶法立下典章制度、1983年建立茶汤考试制度,为当代茶艺创造革命性理念茶法。

纯茶道精神的启示The revelation of the Pure Way of Tea

当我们说到茶道作品的风格如何形成时,茶道作品不应只是指一个茶席而已,它除了包括茶席中有形的、可以摸、可以看的茶具及设备外,还有属于无形的茶的精神领域部分。茶道精神无色无香无味,相对的难表达,我们通过品茶空间的设计、茶具搭配、冲泡手法等来说出我们的思想。

比如画家,选择不同质材的纸、布、颜料和画笔等用具,描绘各种认为适合题材来将心中想要说的话抒发出来。比如音乐家,选择小提琴、二胡、鼓或吉打等乐器,弹奏不同类型的乐曲来显示一种意境。我们比较小心提醒“精神”这一块,而并非只有“茶席”,因为诸如此类艺术作品并不意味去买东买西回来装置就能体现的。

茶道作品的完成,可从两方面着手进行构思,第一是找出各种可用于能泡出一壶好茶汤的茶具,第二是通过品茶空间的情境布置来影响及冲击人们的情感,一旦所选用之茶具与空间设计搭配得法,人们接收到茶人发放的电波与要传达的讯息,这种能突出某种意境的品茶空间,就会产生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人们将会被他所喝到的茶、所看到的事物触及心灵感动、投入和享受其间散发出来的——有形或无形的美。这个“美”如果能持续,并且有方法将它发挥得越来越精致成熟,它便成为一种茶道精神。

找茶具时该找些什么茶具?既然我们不应该规定茶人采用何地生产的用品,当然我们也没有理由限制茶人只能用某种质材的茶具,比如说陶、炻、紫砂、玻璃、瓷、银、铁、木、竹或电子器等,样样皆能入茶席。我们也不排斥使用任何造型的茶具来泡茶,比如说壶、碗、盏、盖杯(也称盖碗)、杯子或其他可泡茶之物,固有的形式与形象固然是种深刻的经验,但我们认为茶人可以拥有自己的视野,最终我们必须使自己摆脱一些旧有的、落伍的框架,找到适合当代气息的、自己的方法与主张。

装置品茶空间时该如何营造情境?以马来西亚为例,茶人在设计茶道作品时可尝试溶入当地色彩,截取生活中无处不在的感悟,比如说一,热带雨林的景观,明丽色调绿的绿,红的红,展示原始的自然的生命力。二,马来风光的景观,椰树光影婆娑,鲜艳妩媚的蜡染巴迪布裹胸,吃饭时只用一片大叶子盛着吃,简单的生活如此满足。三,娘惹的十九世纪海峡殖民地时代风情,融合了马来民族、中国、英国维多利亚及荷兰风格的生活方式,精致又华丽。这些俯拾即是的原料素材,都可以成为设计一个茶席的养分,惟之前需作田野调查、观察、经消化后再用自己的私人语言将它说出来。

不以所谓当地题材作为背景可以吗?那有何不可?将本身既有的、思考积累的智慧与顿悟,化成一个个纯粹理念比如“精俭”、“空寂”、“简约”、“遇茶茶”早已经为茶道精神缔造风潮和诠释了清晰而冷静的风格与秩序。

 

结语

我们推崇“纯茶道”表演的艺术,因为它可以忠实保留必然而且完全正确的茶滋味,不浪费精力在做华而不实的外观上。我们不反对传统茶道表演的形式,但对不合逻辑和会损坏茶叶的谬误做法坚决反对,我们不能让茶叶毁于无知或无心之手。纯创新茶道风格不代表一味标新立异,未能合于味觉感官或对身体无益的冲泡法必须被截止。实践新风格时有偏执或错误是难免的,但必须让我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创造性、什么才是前所未有的新见地,并且它们须符合当代生活气息,能够被大多人欣赏与应用。

 

  (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