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31-都是茶味的一部分-许玉莲

许玉莲

都是茶味的一部分

90年代初时开始不经意地喝普洱,最大众化是黄、绿色圆盒包装的圆茶,当它的价格去到马币15零吉,喝惯喝熟的人开始嫌贵。当时茶馆每饼茶都用纸袋装着,根本无所谓生、熟普洱,都叫普洱,茶叶较青的在纸袋上贴一个青圆点,茶叶较黑的贴上一个黑圆点以区别不同风格,新、旧茶都有一些,我们什么都喝,及后惊为天价又较老的是香港荣记的老普洱来了,分别售马币120、90、60零吉,不知如何边走边喝就这样断断续续喝过一些不同年代的普洱。

很快可以感觉到来自不同背景年代的普洱茶,茶身强烈地带着不同的时代气息、时间痕迹。就所喝过70、80年代的普洱,虽然年代接近但它们味道很不一样,后者丰腴饱满,甘醇味可扩散至整个口腔,不尽然甜到底,有阵苦意,但苦得清透苦得美,泡至后面那几道,隐藏在茶心的木质香越是明显与水胶溶在一起,细嚼彷如在咀嚼枣子薄薄那层皮,饶有余味,可想这年代已经规划发展,茶叶也正规正距在做。

前者味道则非苦非涩非清非甜,是一股“沥味”(粤语,勉强译为极涩),喝到最后一泡还是不能转化的那种涩,估计它属于仍动荡不安环境下的产物,那年代设备许未能完备,有些手艺可能也丢失了,做茶也许只为了完成任务或为糊口,我们以现时的品味去品评就只有粗糙而已,它与当代人的心情和归依有关。

有些人泡有年份的普洱,认为头两、三趟茶水带“陈味”或“尘味”,必得倒掉不喝,像以上有点“沥味”的普洱,他们更加需要倒掉多几趟才能喝。我们认为茶喝下去没有引起身体不舒适之反应的话,无论“陈味”、“尘味”或 “沥味”、“涩味”,都是茶味的一部分,喝它的时候不要只是嫌它不好,想想当时的日子,也是和茶一样是苦的。

20111031周一喝茶慢MONDAY SLOW TEA


(147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