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63.如数如是激荡的茶汤作品创作/文/许玉莲

如数如是激荡的茶汤作品创作/文/许玉莲

如数如是激荡的茶汤作品创作/文/许玉莲

 

現 代 茶 道 思 想 網 創 建 者蔡 榮 章 許 玉 蓮

许玉莲茶道如数如是激荡的茶汤作品创作/文/许玉莲

我们严禁任何人进入泡茶师的茶席“玩泡茶”,或随便伸手就抚弄泡茶师席上的茶具,大人与小孩都不准,如为了上课实习的需要,安排另一些茶席让学生使用。要是考试或比赛的茶席呢,评审员可随意碰触茶具拿上来观看了吧?但我们认为评审员应下功夫,将看茶具的眼力培养好,集中火力瞄几眼就看明白,而不必对茶具动手动脚骚扰泡茶师。

很多人说“泡茶师真小气,我们只是好奇摸摸而已;我们就是想让小孩玩一玩而已,何必如此严肃伤了彼此和气”。可是,茶席和茶器不是玩具,像书法家的笔墨纸、音乐演奏者的乐器、厨师的刀、插花者的花,这些器物都必须由赏识它的人们用于创作。泡茶师与茶具彷如知音,人与物间有“把茶泡好”的共同心意,故此,茶席像是泡茶师躯体的一部分,那些茶与壶只听我们的话,其他人是无法驾驭的。更何况属于表现特殊技艺的器物与用法,旁观者一时三刻要学会也并非那么容易,贸贸然动手抓取他人的专用物品来玩弄,难道不应为自己轻率的态度感到抱歉,却反过来要求人家需对他的“和睦氛围”负责。

拿钢琴来说,钢琴师都会非常注意弹琴时手指甲不能过长,以防键盘受损伤;不能随便就掀起琴盖,这样很容易将尘土飘落到琴键上和键缝中,对钢琴是有害的;钢琴表面也时时要保持十分干净,包括不要有手印;钢琴还要减少震动以避免音律不正或产生杂音,雇佣钢琴调音师的开销相当昂贵;所以钢琴师们非常不乐意让人碰自己的钢琴,除了是旁观者不懂其中窍门之外,钢琴师与钢琴朝夕相对早已成为好朋友,实在不忍心看到好朋友被乱摸乱按。此观念在茶道中也如此,茶席上的某茶可能是一个比大家还要老的六堡茶老人家、某壶是与泡茶师彼此相爱、一起共度每一天同甘共苦的知己,岂容人人伸手就抓?对物轻慢无礼当“玩具”,只要自己高兴玩就玩,这种态度是有点不对劲呀。不懂得尊重某些物品属于别人时就不能随意拿取,要先征得对方同意,即使对方不同意让你碰触,你仍然尊重对方的意愿,那才叫和美呢。

常看到一些古代茶画,大多显示了茶席中煮水、烹茶者是代劳仆人,喝茶者皆为其老板与朋友,换句话说那些茶器都属于喝茶者而不是烹茶者的,故他们边喝茶边任意把玩,好像也不好意思说他们。现今更有任由路过者或喝茶者随手玩玩或取拿茶器的地方,那是销售茶叶茶具的茶行,很多茶博览会上也流行茶艺体验让大众东摸摸西摸摸拍照贴网,都属于行销手段之一。

我们说的是任何正式呈献茶汤作品的场合,由专业泡茶师掌席的茶席:泡茶师知道好茶叶好茶器长什么样子,看透了各个茶叶的茶水比例怎样才叫完美,对水温、注水、浸泡时间、出汤的时间掌控已到了让人着迷的地步;这一些泡茶师进行整个泡茶、奉茶、喝茶的过程等同在创作一个作品;这一些作品从现场空气、光影、声音、物物、人人、人物慢慢收拢至一席一人一手一壶一叶一滴水的焦点中,又从一杯茶汤扩散至眼、耳、口、鼻、心肝、脾肺、手指头、脚板、脑勺头顶、魂魄至人物、人人、物物、声音、光影、空气,如数如是激荡几个回合至结束,除非泡茶师精心地加以調整,否则整个过程无法让人感受波动就无所谓茶汤作品,这就是我们不允许你玩弄泡茶师的茶器之原因。

(中国茶道杂志20170215)

1a广州许玉莲茶道课程

 

 

 

  (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