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02.喝茶由我侍候-德国英式早餐茶-许玉莲

喝茶由我侍候-德国英式早餐茶-许玉莲

喝茶由我侍候-德国英式早餐茶-许玉莲

喝茶由我侍候德国英式早餐茶

许玉莲

20080323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每周“茶潮”专

旅经德国科隆,下榻在莱茵河畔一家小旅馆,这里形同科隆大教堂的后花园。

上图:科隆大教堂,许玉莲摄。

该栋建筑物造于1235年,不过四层高,笨拙的尖屋顶窄窄的小木门,古朴得很,11号码头座落附近,二次大战前后期,它的角色是货仓。成为旅馆,经已五十年。步入堂内,当年货仓的轮廓依稀能感觉到,搬运工人的喝吆声马上在时间长廊响了起来。掌柜的是位肥妈妈,无巧不成书,在年轻二十多岁时曾随学校到过我国关丹,一下子熟稔起来。

上图:我们住宿的小旅馆,许玉莲摄。

小旅馆做的是“床与早餐”营生,它所有所有的好,都不及它的早餐好,(自制果酱手工面包有机水果不在话下),而它早餐的好是让我们喝到茶里潜藏着一种礼。

所谓“床与早餐” 旅馆就是买与卖双方已默默约定「要什么没什么,如有的话请自己动手,别旨意来人侍候。」所以我们在阿姆斯特丹的早餐茶,没有意外地轮队去拿纸杯、茶包、各自添各自热水。在比利时和伦敦,进一步自扫门前雪,厨房里提供有柄杯,一个杯一个款,像从那里拾荒得回来似的,自备茶叶,自煮热水才有茶可喝。

在科隆,肥妈妈掌柜施行的是另一套旨意。(愿你的旨意,如行雷闪电,照在大地上。)她会等你坐好,安顿好外套手提袋、又还未至于去轮候拿自助早餐那一刹那出现,派送大笑脸,然后殷殷垂询:「茶或咖啡?」我们一行六人,都按照自己的节奏现身,她不厌其烦过来问六次,我们个别点了茶,她都是一壶一壶做,首先用热水把壶烫一烫,再装热水进壶,小心翼翼打开茶罐,取一个小袋泡茶投入壶内热水中,小袋泡的綫圈在壶把,盖上壶盖,如此在吧台舞弄一番,再将茶饮奉上。

上图:德国制造的泡茶瓷器,许玉莲摄。

那时,刚好也是各人拿了一盘食物回到座位准备大啖之前,香喷喷的红茶及时上桌作出贡献,呷一口茶定一定神,再呷一口,唤醒三魂七魄,接着才悠然开始祭五脏庙仪式。趁着问茶和奉茶的关键时刻,肥妈妈会与每人携手表演一段折子戏,或问候或关怀或嘻哈或指点迷津一番,在你心满意足觉得“今日有一个好的开始”之时,她已全身而退,让你安心吃早餐。

上图:整套茶具上桌,许玉莲摄。

你不会不知道“床与早餐” 旅馆赚的就是节约人手的工资吧,栖宿了好多家,没有人会花宝贵时间与你说上一句半句话,只求你千万别阻碍地球转。为了解决人手短缺问题,家家都有许多家规,犯了就执行罚款私刑。肥妈妈这家也不见得人手过剩,往往,早餐时段皆由她一人单打,隔天换班由另一姐妹独斗。但有关问茶和奉茶这个仪式,她们仍然乐意进行,没有放弃。放弃,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情,然而肥妈妈的气派与餐厅的格局明明白白传达「食物归你自助,喝茶由我侍候。」的姿势。

上图:这位阿姨掌柜:喝茶由我侍候,许玉莲摄。

她舞弄茶事的吧台,其实并不落在餐厅范围,她肥大的身躯,须上落一道矮楼梯,才到达料理台。她为我们预备喝茶的器皿,是德国本土制造的骨瓷,上好骨瓷一般采用40%以上的牛骨粉制作的,白度和透明度都很高,细腻滋润。凡喝茶的必全套上阵,包括壶、杯与杯托、银匙、糖罐、奶罐,那红茶,也算是欧洲品牌中的一条好汉了。

只要她弄个热水器,排两列纸杯在餐厅,就可以省下多少工夫与心思,但她没有。

  (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