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49.要现场创作的茶道艺术-蔡荣章

要现场创作的茶道艺术-蔡荣章

要现场创作的茶道艺术-蔡荣章

蔡荣章茶道

要现场创作的茶道艺术

蔡荣章

有人在另一个房间泡了一杯茶端过来,一喝当然知道泡得好不好,但那杯茶是一件成品,不是一件茶汤作品,也不是一件茶道艺术。把茶在另外一个地方泡了才端过来,即使泡得很好,也只是一杯好茶,不容易体会到茶道的全貌,但是如果在面前泡了,又亲自奉了茶,这时奉出的是一件茶汤作品,呈现的是一件茶道艺术作品。茶汤是茶道艺术最终的作品,泡茶、奉茶、品茶是茶道艺术的全程作品。

我们强调要现场呈现茶道艺术,是强调它的现场创作,艺术重在创作,而泡茶、奉茶、品茶又是这项艺术的整体,当然这三件主体都要在现场创作。

茶道艺术既然被定义为泡茶、奉茶、品茶的艺术呈现,泡茶、奉茶就变得重要,从备水、备具、备茶、泡茶到奉茶(包括只奉给自己)就要当它是茶道艺术的开始,将泡茶者及品茗者的心情安顿下来,然后欣赏最后的茶汤。茶汤之前的泡茶、奉茶是茶汤上场之前的序曲,不是茶道艺术的表演部分,(很多人误解泡茶、奉茶是表演,更大的错误是认为泡茶、奉茶是艺,加上后面的品茶就成了茶艺)茶道艺术不能分成表演的泡茶、奉茶,与享用的品茶。唯有具备这样的认知,才不会夸大泡茶、奉茶的动作而简化了茶汤的艺术性。

茶道艺术强调亲自创作,不是找一个人泡茶、奉茶,另一个人或几个人品茶。这个全程创作的人称为茶道艺术家,他的茶道艺术造诣如何暂且不说,但他是全程泡茶、奉茶,而且与自己及其他品茗者共同欣赏茶汤。如果把泡茶、奉茶与接下来的品茶分开,那可能是找一位泡茶者泡茶,让喝茶者喝茶而已,这有本质上的差异。我们要说:只要是茶道艺术,就必须由茶道艺术家从泡茶、奉茶,到品茶全程呈现。我们看到有些喝茶的营业场所,虽然设有专人泡茶给客人喝,但这个人不能将泡茶、奉茶、品茶当作一件作品呈现,甚至还只是坐在一旁的小几上侍候客人,这个现象不算是茶道艺术的提供,只是有人帮忙泡茶而已。

任何一项艺术都是要有作者的,茶道艺术的作者是茶道艺术家,他要主导茶道艺术全程的进行,没有全程主导的能力就谈不上创作,没有创作,艺术就无法形成。

在绘画、音乐、舞蹈、戏剧、歌剧等艺术里,茶道艺术的形式比较接近歌剧,如果我们只专注欣赏茶道艺术的最后那杯茶,那有如闭着眼睛只欣赏歌剧的歌唱,如果我们关注了泡茶、奉茶、品茶的全程,那才是欣赏歌剧的全部。歌唱是歌剧的灵魂、茶汤是茶道艺术的灵魂,如果歌唱脱离了舞台上的演员肢体与表现情节的文字,就只是音乐了,如果茶汤脱离了泡茶、奉茶,就只是茶汤艺术了。

我们强调茶道艺术的纯度,将不含背景音乐、舞蹈、吟唱、装置艺术的泡茶、奉茶、品茶称为纯茶道,有人说:将泡茶、奉茶与品茶分开,仅专注于最后的那杯茶汤,不就更纯了?但茶汤永远要依附在泡茶的用水、茶具、泡法上,若要称作茶汤艺术,要加上泡茶。若要称作茶道艺术,就要加上奉茶。所以茶道艺术就是包括了泡茶、奉茶、品茶的一项艺术,要现场完整地呈现。

(20160716《茶道》月刊专栏 )

蔡荣章泡茶师考试

 

  (199)